*

upload_article_image

陳祖光:用暴力達目標破壞深遠

「我做了幾十年警察,當時是士氣最低落的時候。」警察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回想佔領行動幕幕片段,面對警察一度有法難執,更被歸邊,在公在私均受攻擊,士氣受壓,同袍心情難過,甚至沮喪,更可悲是有人借口追求理想,為達目的用盡暴力、衝出馬路等手段,教壞下一代。千帆過盡,他形容警隊進一步長大,增強實力應對未來危機挑戰,社會也開始回歸理性討論,立法保障警察權益之路遙遙仍竭力爭取。

久未清場 士氣低落

再踏上曾舉行逾三萬人撐七警的會員內部大會的太子警察體育遊樂會球場草地,警察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陳祖光對同袍的付出,依舊感到萬分自豪。在他眼中,佔領行動何止七十九日長,跨年可分作四大階段,由發起佔中宣言開始;「九二八」集會人士衝出馬路,警方施放催淚煙驅散;聚集人群增多,擴散至銅鑼灣、旺角等地,他們繼續留守表達意見,警方則在場維持秩序,直至有私人公司申請禁制令清場,以及最後一波為清場過後到爆發旺角暴亂。

陳祖光形容,在第二及第四階段可謂警察遇上的最壞時刻。他憶記「九二八」電光火石間局面逆轉,「集會人士衝出馬路,我個心一沉」,警察理應「有法執法、即時執法」,當刻卻未能繼續彰顯正義,協會收到有部分同袍反映警察是有能力即時回復交通、社會秩序,難以接受容忍做法,「有同袍心情難過,甚至沮喪」,士氣低落,前綫仍長時間執勤。

私人生活上也不好過,警察被標籤藍絲或者黃絲,「被逼歸邊,令人失望,不止基層,有知識分子都存在此想法,不客觀看政治形勢,警察被標籤為政治工具最可惜。」當時他自己就被舊同學斷交,又傳出有醫生拒為警察看症、有警察子女遭老師在課堂公開身分等。警察身分帶來前所未有巨大衝擊,正正反映本港「政治成熟度不足,當時市民表達出來對意見的接受,並非想像中民主」。

續爭訂立辱警罪

更加可悲的發展是暴力抬頭,「激進民主派等用暴力達目標,對香港破壞最深,對警察影響最大」,他直斥,「有人提出公民抗命,造成好壞藉口,教壞下一代。」

他深深體會「政治爭拗,要用時間、技巧處理」,認為警隊當時用時間換取空間處理難度,總算成功。「令警隊長大,同袍接受……當時要長時間適應處理方法,到社會回復秩序,同袍信心逐漸返回來。」警隊吸取經驗,除了添加人手,又加強保護裝備,進一步提升警司級以上指揮能力,改善接更、膳食安排等,並引入水炮車,大大提升處理大型集會及暴亂能力。

社會應反思 回歸理性

但警察按法例執勤受辱仍然無路訴,更會惹上官非,協會過去一直爭取辱警罪(侮辱公職人員罪),當日會員內部大會,讓同袍舒舒怨氣。陳祖光作為時任主席,他在會上要爭取的是推動保障同袍以合法合理手段執行職務避免受辱,「警察受過訓練所以可以受侮辱?假設市民無知就得?」

陳祖光相信社會亦在反思,「令香港醒覺是否要走違法和暴力這條路綫,回歸理性。現時社會形勢轉好,趨於理性,希望可向理性民主推進一步。」

對於年輕一代,他提醒他們要為理想負責,並須兼顧生命、身體安全,應採取理性手段,不要為政治理想犧牲前途,「以為有理想可以犯法,是不可取。法庭判詞亦曾提到犯法就是犯法,『違法達義』不應該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