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華裔警員慘遭槍殺 恐襲策劃者揚言「我一點也不後悔」

簡直是喪心病狂...

涉嫌參與2015年新南威爾士州巴拉瑪打(Parramatta)警察總部恐襲案的21歲男青年阿泰(Milad Atai)近日接受量刑聆訊,他在呈交給法庭的親筆信中聲稱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興奮」,並對此表示一點都不後悔。

網上圖片

2015年10月,新州警方的58歲華裔會計鄭樹基(Curtis Cheng)在離開巴拉瑪打警察總部時遇害,槍殺鄭樹基的15歲少年賈巴爾(Farhad Jabar),被現場的特警擊斃。

巴拉瑪打高等法院(Parramatta Supreme Court)進行量刑聆訊,阿泰承認了協助和教唆15歲的賈巴爾犯案,他此前還承認了兩項資助「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的指控。

鄭樹基(網上圖片)

在阿泰提交給澳洲聯邦警察局(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和皇家檢察官馬奎爾(Paul Maguire)的兩封親筆信中,他稱自己供證時曾對鄭家人致歉並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懺悔,但這些都是謊言。

阿泰在信中表示:「我曾對Cheng的家人感到抱歉,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但實際上,我並不抱歉也不後悔。我那樣說是因為一時衝動,現在所有的懺悔都該結束了,我很高興自己參與了那件事。」

阿泰寫道:「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興奮。」他還在信中稱,「如果可以,請讓法官知道此事,我想讓他知道我對於這些懺悔屁話的立場。記住,我已廉價賣掉了性命,只等來世。今生只是暫時的,來世才是永恆。」

網上圖片

但阿泰的律師卻引用一位心理專家的報告為其辯護,這份心理報告中寫道:「盡管他(阿泰)堅持自己的信仰,但他曾像其他人一樣,對她(鄭夫人)心生憐憫。」

報告稱,阿泰之所以收回此前在出庭提堂時所作的懺悔宣言是因為對法官「感到憤怒」,對此皇家檢察官馬奎爾表示,「罪犯未能回歸正常」,他在信中提到的「奴隸」一詞「直接指向聯邦警局和他們的反恐工作」。

下周,法庭將對阿泰作出量刑裁決。

阿泰(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