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中美領袖仍想達成協議

去年美國宣布制裁俄羅斯鋁業,俄鋁在香港上市,當時有很多朋友跟我反映,說他們在銀行內的證券戶口,不可以交易俄鋁的股票,而其他本地的證券行公司則正常交易。我覺得銀行的做法很過分,就向一位銀行界高層朋友請教。

朋友嘆了一口氣,說美國隨時隨地宣布制裁外國的公司,既沒有經過美國本地法庭審訊,也沒得到任何國際組織或者國際法庭認可,但所有與美國有業務往來的銀行,都不敢冒險、不跟從美國的指示,怕最後在美國被拉人封艇,隨時罰款10億、8億美元,銀行的主要負責人甚至要負上刑責,我當時覺得銀行真的變成驚弓之鳥。但如今看來,他們的擔心,的確相當現實。

人稱「華為公主」的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長女、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轉機過境時被捕,面臨被引渡到美國的風險。據說美國對孟晚舟的指控是華為與伊朗做生意,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禁令。

美國對其他國家,特別是伊朗的制裁,可說已經去到一個「任意」的程度,先是單方面撕毀多國與伊朗簽訂的核協議,隨後宣布重啟對伊朗的制裁,定了11月6日是各國停止向伊朗購買石油的「死線」,但最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可能是怕在美國中期選舉前油價升得太厲害,突然容許多個國家及地區可以在死線過後繼續向伊朗購買石油。這種「話制裁就制、說放寬就放寬」的做法,充份顯示美國總統只考慮美國利益,甚至總統個人選舉利益,完全不理國際規則,把美國的國內法,甚至是美國總統行政命令凌駕在國際法之上,要全世界都要跟著美國做,如果你不跟從,就算你不去美國,路經與美國有邦交的地方,也隨時可以把你逮捕。

香港的反對派此前批評中國把出版異見書籍、也在國內犯了法的桂民海從泰國帶回國內,今次美國拘捕孟晚舟的行為,亦差可比擬。

孟晚舟事件的影響,是令人到對中美元首會晤之後散發出來的樂觀情緒涼了一大截。不過,隨著事件的細節逐步披露,又讓人不至於太過悲觀。孟晚舟於12月1日在加拿大被捕,同日,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會晤,外界關注特朗普是否一方面笑騎騎與習近平開會,另一方面則辣手拘捕孟晚舟,然後還不斷地在Twitter上說會議開得很好。如果特朗普真的使出這種「陰陽手」的話,大家真的不要再對中美貿易談判有絲毫的寄望。

不過,其後新聞透露出來的情況,似乎不是這樣。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對媒體承認,他在中美元首會面之前已經知道美國司法機構部署在海外拘捕孟晚舟,但至於特朗普是否知情,他就支吾以對。其後又有不願透露姓名的白宮官員對面媒體透露,特朗普與習近平會面的時候,並不知道正部署逮捕孟晚舟。

《人民日報》的微信公眾號《俠客島》昨天有篇文章提到,拘捕孟晚舟是由紐約州司法機構策劃,而該機構由民主黨人控制。民主黨人不願見到中美貿易談判可以達成協議,覺得這會對特朗普造成很大支持,有助他成功連任。這個民主黨搞破壞的理論,很有意思,從事件可見美國政治的複雜性,即使貴為總統,連作出這樣重要的中美元首會晤之前,有人部署了針對談判對手的兇狠狙擊行動,他居然毫不知情。

不過,美國憲制上美國總統有很大權力,看來特朗普也很想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特別是民主黨想搞局,更反映了特朗普很想與中國和解。由此可以推論,中美兩國最高領導,仍有意願在貿易上爭取達成協議。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