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北京推「街鄉吹哨、部門報到」 基層問題一線通解決

大城市治理難,有甚麼解決良策?

北京創新「街鄉吹哨,部門報到」機制,或許是答案。

網上圖片

屢打屢盜惡性循環,執法人員無可奈何……曾被稱為「北方萬両黃金縣」的北京市平谷區金海湖鎮,金礦盜採常見,但鄉鎮無權執法,有執法權的管理部門又難以及時發現,結果盜採事件屢禁不絕。

痛定思痛,去年一月,平谷區探討將執法主導權下放鄉鎮,鄉鎮發現問題就發出召集信號,相關部門迅速到場執法,「事不完,人不撤」,這就是「街鄉吹哨、部門報到」的機制。

「吹哨報到」實施前的北京市東城區韶九胡同。(新華網圖片)

今年,北京市將這個機制作為「1號改革課題」在全市推廣,「哨聲」在各地響起。

這個機制形成三種形式:圍繞群眾所需的「日常哨」,圍繞重點工作的「攻堅哨」,圍繞應急處置的「應急哨」。

「吹哨報到」實施後的北京市東城區韶九胡同。(新華網圖片)

8月11日,房山區大安山鄉發生大面積山體崩塌,有關部門在崩塌前10分鐘提前發現並報告險情,「應急哨」響,有關部門迅速趕到現場處理,避免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哨聲「吹響」,城市環境得到整治、停車難問題得到改善……一項項城市「頑疾」得以處理。

AP圖片

朝陽區三里屯北三里附近的百米小巷,曾因噪音擾民、環境髒亂差被稱為「髒街」,隨著三里屯街道工委「吹哨」,治理開牆打洞、拆除違法建設、綠化美化環境。昔日的「髒街」變得生機盎然。

解決亂象、強化管理、著眼提升,西城區什刹海街道的三聲「哨響」,喚來城管、環保、交通執法等部門共同施治,讓喧囂嘈雜之地重回寧靜安然。

網上圖片

「吹哨報到」的一個重點是從制度上為街道組織賦權。常住人口為83.6萬人的昌平區回龍觀、天通苑地區開展「回天有我」社會服務參與平台,平谷區開發「愛我平谷」平台,將機制拓展為「百姓吹哨,區委政府、部門、街鄉報到」,百姓一旦發現問題,也可及時報送到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