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普京一句話,中國嚴控NGO

在加拿大拘捕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之之後,中國拘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接著就有第二個加拿大人斯帕弗傳聞被拘。斯帕弗經營一家名為「長白山文化交流」的公司,他因幫助前NBA球星洛文訪問朝鮮而聞名,他還見過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

而早一點被捕的康明凱,是一家名為「國際危機組織」的境外非政府組織(NGO)的東亞區高級顧問。中國指「國際危機組織」沒有按中國法律備案,更有消息指中國指控康明凱從事間諜活動。

中國管控境內活動的非政府組織,有一個很長的故事。據外交界消息話,十幾年前中國對非政府組織管控不多,東歐接連爆發「顏色革命」。2004年10月烏克蘭爆發的「橙色革命」的前夕,烏克蘭反對親俄亞努科維奇政權快將被推翻,局面開始失控。10月1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訪華,普京已預見烏克蘭的敗局,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見面時,普京提示胡錦濤,話東歐接連爆發顏色革命,西方國家在那些地方的境外非政府組織,是事件的主角。他的矛頭直指某西方國家在幕後操控境外非政府組織,發動叛亂,推翻當地政府,看似民間起事,實際上由外國政府操控。普京提醒中國要留意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活動。

據悉,當時的領導層如夢初醒,立即指令相關部門徹查非政府組織在中國活動的狀況,中國管控非政府組織的活動,由此展開。據一個從事醫療慈善活動的非政府組織人員表示,中國初時是嚴管,只讓他們在大城市周邊的農村提供服務,經過一輪管制之後,在最近的三、四年則放寬了,容許他們到偏遠的農村提供服務。

由此推論,中國由2004年開始,經過幾年排查之後,把一些真正從事慈善服務的非政府組織,和可能從事政治活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分離開來,對前者的管控先緊後鬆,但對後者則作出強力監控。在2014年,中央提出管制境外非政府組織的《境外非政府組織(NGO)境內活動管理法》規定,並於2016年4月通過規定,所有在中國的境外非政府組織都要在中國備案。《管理法》第五條更加規定,境外非政府組織不能從事影響國家安全的活動。北京對與境外有聯繫、涉及政治意識形態或涉嫌從事間諜活動的非政治組織高度警惕。

自去年這條法規開始實施之後,大批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從內地撤離,有相當部分撤退到香港。該從事醫療慈善工作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說,如果那些組織沒有政治問題,為什麼她的人員見到《管理法》生效之後,就馬上撤離,不敢留在中國呢?相信中國政府早已嚴密監控繼續留在內地從事政治活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人員的一舉一動,只是沒有嚴格執行法律。

直到加拿大發生了拘捕孟晚舟事件,中國就開就揸正來做,對涉嫌在國內從事違法活動的加拿大人員採取行動。中國可以出手的個案,相信已掌握充份證據。

按國際慣例,如果兩國關係友好,對於間諜或者從事顛覆活動的人,可以私下處理,將他們驅逐出境就了事。

但中國現時的態度,很明顯是認為加拿大幫美國挾持孟晚舟作為人質。中國過去對加拿大人在境內從事違法活動,隻眼開、隻眼閉,你現在這樣對待我的國民,我就按法律辦事,拘捕幾個加拿大人,看看大家如何玩這個遊戲。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