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小確幸領導vs強人領袖

在加拿大協助美國拘捕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之後, 中國接連拘捕兩名加拿大人, 有消息指中國懷疑他們在內地進行間諜活動。 有些加拿大朋友質疑中國這些做法,認為報復有點過份。

我過去也認同這種想法,認為要講求形象,討人厭的事情盡量少做。 不過,近年觀察了眾多國際政治事件之後, 慢慢覺得做好人的想法已經過時。這令我想起2012年台灣的總統 選舉後一段小故事。那年1月,民進黨的蔡英文敗選, 有學者朋友在台灣觀戰,聽到蔡英文的敗選宣言,說相當令人感動, 蔡英文有幾句是「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洩氣。你可以悲傷, 但是不要放棄,因為明天起來,我們要像過去四年一樣的勇敢, 心裡充滿著希望。」

我對這些說話的反應卻不一樣,這些感性言詞, 很有台灣的小確幸特色(即「微小而確定的幸福」), 這種領導的所做的事情,只是歷史上的插曲,並不是主旋律。 我當時想,即使4年後讓蔡英文當選總統,事情也不會改變, 潔淨而柔弱的民進黨總統,只會是女版馬英九, 不能把台灣帶出政治和經濟的困局。結果蔡英文在兩年前當選總統, 但在剛過去的九合一選舉,遇到重大挫敗,兩年之後能否連任, 有很大疑問。

環視世界,另一個小確幸領導是法國總統馬克龍, 他喜歡做漂漂亮亮的事情,例如在國內搞潔淨能源, 但這是富國的玩意,法國根本玩不起; 他又在國際上大力狙擊指使殺害沙特記者的沙特王儲, 說要全面調查事件;當然,更威水的是要與德國合組歐洲聯軍, 但又不知錢從何來。無論是狙擊沙特王儲或者組織歐洲聯軍, 都大大激怒了美國總統特朗普, 結果法國國內就無厘頭爆出所謂自發性的黃背心行動, 每星期六都有大批群眾上街搗亂。看來馬克龍真是一名政治素人, 上任一年,便被人搞得灰頭土臉。

現時潮流興強人領袖,第一個是俄羅斯總統普京。有人問我, 俄羅斯的叛諜斯克里柏爾在2012年已去了英國,獲得政治庇護, 為什麼要等到今年3月, 俄羅斯才派出特工到英國用神經毒素毒殺他們父女?理由很簡單, 主要是俄羅斯暗中支持的特朗普已經當上美國總統, 普京深信特朗普不會認真追究事件,所以便出手。

西方國家出殺手鐧顛覆了烏克蘭的親俄政府,普京老羞成怒,便在2 014年支持烏克蘭的俄語地區克里米亞獨立, 把克里米亞變成俄國的庇護國,美國就此制裁俄羅斯。 普京與美國的恩怨情仇,誰對誰錯說不清, 而美國的制裁把普京逼入絕路,但這位強人並不認輸, 看準了美國民主制度的漏洞, 暗中支持投機分子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普京的強人辣手作風, 表露無遺。

至於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2年上任的時候, 很多人誤會他是一個懦弱無能的太子, 怎料卻是一個手腕很硬的強人。他上台後大力打貪, 把一名政治局常委、兩名中央軍委副主席拉下馬, 既鞏固了個人的權力,也令到民眾大力拍手叫好。 他在經濟上進行去槓桿改革, 扭轉之前濫發貨幣令到生產與資源失衡現象。 習近平用不到五年的時間,就把局面控制過來。

而美國的特朗普,不諱言以普京和習近平為偶像。 作為一名投機分子,他上任之後便全力減稅去收買人心。 他不敢得失俄羅斯,便去和中國打貿易戰,在11月的中期選舉撈取 利益。之後一個轉身,又與中國談判。

現時看國際上的主要玩家,全都是強人硬手, 軟一些都玩不起這個遊戲。美國比中國強,中國不能向美國開刀, 但見到加拿大這個小國摻和進來,中國不怕向加拿大下手。 中國使出狠辣的手段,雖然會惹來很多小確幸式的批評, 但實際效果是會令到其他國家不敢跟風去圍剿中國。國際政治, 就是這樣一個殘忍的森林。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