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從埃塞俄比亞到中國——咖啡豆的「一帶一路」之旅

咖啡的「根」原來在埃塞俄比亞。

在埃塞俄比亞的咖啡莊園,咖啡樹枝頭掛滿咖啡果。(新華網圖片)

相傳咖啡由埃塞俄比亞加法地區的牧羊人最先發現,咖啡的名字因而演變而來。近年中國咖啡消費快速增長,埃塞俄比亞的咖啡豆主要通過海運來到中國。

埃塞俄比亞一個咖啡莊園,工人將咖啡豆放在曬床上晾曬。(新華網圖片)

完成脫殼去皮處理的生咖啡豆通過公路、鐵路運往吉布地港裝船,經過約21天海上漂泊後來到中國。

在埃塞俄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一家咖啡處理廠的工人搬運咖啡豆。(新華網圖片)

工人收集脫殼後的咖啡豆。(新華網圖片)

工人對脫殼後的咖啡豆進行人工分類篩選,準備出口。(新華網圖片)

工人將完成水洗後晾曬的咖啡豆收攏並覆蓋塑膠布防雨。(新華網圖片)

安得拉赫沙卡咖啡莊園位於塔普咖啡產區,來自中國的咖啡貿易商李林仔細檢查咖啡豆品質,李林三年前來到埃塞俄比亞,他相信隨着中國民眾生活品質提升,人們對優質咖啡的需求愈來愈高。

李林購買咖啡豆前先檢查品質。(新華網圖片)

在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的同時,他在埃塞俄比亞工廠從周邊村子僱用了不少工人,還從附近農戶收購咖啡豆,給當地人帶來就業和收入。

工人挑揀出不合格的咖啡豆。(新華網圖片)

隨着中國開放大門愈開愈大,愈來愈多世界各地優質咖啡進入中國市場,為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位處改革開放前沿的廣東,咖啡市場蓬勃發展。廣東省前年咖啡和相關製品進口量達2.7萬噸,佔全國進口量四分一。

吳森勝(中)視察新店宣傳品製作情況。(新華網圖片)

在東莞市的「翹鼻子咖啡工廠」,創始人吳森勝來到即將開業的新店,查看產品海報的製作情況。

吳森勝烘焙來自埃塞俄比亞的咖啡豆。(新華網圖片)

工人挑選咖啡豆準備烘焙。(新華網圖片)

「翹鼻子」咖啡工廠的工人把研磨後的咖啡製成掛耳包。(新華網圖片)

他說該廠從生咖啡豆進口到烘焙、再到製作成掛耳包在網上售賣,已經形成完整產業鏈,現時在東莞和深圳有六家門市店,售賣包括埃塞俄比亞在內的世界各大產區的咖啡。

在廣州市「夢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館」,店員詢問客人喝過埃塞俄比亞咖啡的感受。(新華網圖片)

夢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館(新華網圖片)

廣州人亦喜歡喝咖啡,例如在「夢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館」,來自埃塞俄比亞的咖啡很受歡迎,很多客人來這兒專門喝埃塞俄比亞的咖啡。

店員為客人沖調來自埃塞俄比亞的咖啡。(新華網圖片)

夢想舍自家烘焙咖啡館的店員為客人介紹埃塞俄比亞咖啡豆。(新華網圖片)

即使到了晚上,「夢想舍」也顧客盈門,附近醫院和美術學院的年輕人都喜歡來咖啡館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