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什麼是中國顛覆性的錯誤?

現今世界,國際新聞比本地新聞精彩,英國首相文翠姍的脫歐方案未獲國會接受,英國有硬脫歐風險。法國總統馬克龍遇上黃背心反對運動,個個星期六都有大示威,最後連警察和消防也怠工要求加薪。美國總統特朗普本來最呼風喚雨,但逼使國會撥款50億建墨西哥邊境高牆,搞到政府停工。世界並不平靜。

早前在中國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的大會上,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結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發展,有幾句話令我印象很深,習主席說:「備豫不虞,為國常道。當前,中國正處於一個大有可為的歷史機遇期,發展形勢總的是好的,但前進道路不可能一帆風順,越是取得成績的時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絕不能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

什麼是一個國家的顛覆性錯誤呢?回顧過去50年,有三個歷史事例,值得記取。第一,蘇聯解體。在1991年12月25日聖誕日,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辭職,蘇聯最高蘇維埃翌日宣布蘇聯停止存在,蘇聯解體。其實整件事要追溯到1985年戈爾巴喬夫出任蘇共總書記開始,戈爾巴喬夫走親西方路線,在1989年起,容許東歐國家一個一個發生民主政變,脫離蘇聯的鐵幕集團,令這個紅色帝國土崩瓦解。解體後的蘇聯變成版圖少得多的俄羅斯,初時亦深信全盤西化,進行所謂「震盪療法」,一晚間實行市場化,令國家資產迅速轉入寡頭資本家之手,經濟沒有搞起來,貧富懸殊卻極為嚴重。政治上俄羅斯和東歐國家實行民主選舉,但大多沒有選出什麼高能領袖。而俄羅斯最後由強人普京上台,重新走上反西方的道路。

當日的蘇聯曾是世界第2、第3大的經濟體(1978年被日本超越排第3),今天變成世界第14的經濟體。解體後的蘇聯,完美展示大國崩潰的敗象,而西化的東歐國家,走上民主化、市場化的道路後,經濟蓬勃的成功例子也不多。

蘇聯解體,不幸地是蘇聯領袖自己選擇走道路。中共堅決不會犯上蘇共的同樣錯誤,不會走上自我顛覆的道路,也不會讓人家顛覆自己的政權,而且前蘇聯國家分裂的慘況,亦令中國對分離主義高度警惕。

第二,日本簽署廣場協議。上世紀70年代中葉之後,日本經濟崛起,剛遇上美國經濟衰退,到80年代中葉,日本的經濟總量已超過美國的60%,接近70%的水平,大招美國之忌。

美國一直指日本壓低貨幣滙價,令大量貨品傾銷美國,對美國不公平。結果在1985年9月22日,美國連同日本、英國、法國及西德5個工業國的財長,在美國紐約的廣場飯店開會後簽署協議,五國聯合干預匯價,令到美元兌日元及德國馬克等主要貨幣,有秩序下跌,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問題。協議簽訂後5國開始聯合干預外匯市場,令美元匯價大跌。3年後到1988年, 和1985年相比,日元對美元升值了86.1%,德國馬克對美元升值到70.5%,法國法郎升值了50.8%,英國英鎊升值了37.2%。

日元快速升值,日本經濟從此一蹶不振,到90年代中期泡沫破裂,日本經濟衰足30年。由於當年日本只有經濟力量並無軍事力量,對美國只能言聽計從,這條道路不由日本選擇。如今中美進行貿易談判,中國一定不會犯上和日本同樣的錯誤,不會對美國言聽計從。

第三,中國的文革錯誤。中國在建國17年後,在1966年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這是一個極左的政治運動,發動群眾,攻擊政府,令全國陷入大混亂中。這是一個沒有外力干擾之下,國家自身走上錯誤的道路。後來中國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全面走向市場化,中國可以走這條另類的路,全因為文革的教訓太深,1978年中國開始改革開放,就得到全民支持。文革也是一種顛覆性錯誤,國家當時已陷入崩潰邊緣。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雖然要警惕右,但更重要是防左。

60年代的中國自身, 80年代的日本, 90年代初的蘇聯,都是活生生的例子,一個國家,由興盛走向危機,由危機滑向崩潰,可能只是短短5年、10年之事。中國會嚴防顛覆性錯誤,香港也要小心,不要成為觸發中國崩潰的誘因,否則中央一定會強硬對待,沒有妥協餘地。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