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政治退潮 民生為大

2018年快將完結,這一年民意變化尤大,最突出的是政治退潮,最近一個民調可以見到這種變化。

港大民研在本月17至20日隨機抽樣電話訪問1000名香港市民,他們認為政府最需要處理的,最多仍然是房屋問題(佔41%),創1994年同類調查以來新高;其次為經濟問題(12%),和醫療衛生問題(11%),指政府最需要處理政制問題的只有6%,比去年的15%急跌9個百份點,變化最大。從市民關心政制發展的比例急跌,可見政治急促退潮的趨勢。

我和民調專家談過,對香港的民意走勢有一個較深的了解。我們經常講民意,究竟是講那個範圍的民意?至少可以分三層,第一層是能調查出來的民意,是普羅的市民。香港有740萬人口,但扣除年紀較老難以接受調查和18歲以下未成年不是調查對象的人口,大約有550萬人,這就是我們看民意看到最廣泛的一層。

第二層是政治積極者,可以用有投票來界定,願意出來投一票,肯花時間來採取一點行動的市民,對政治的投入感高一點。以2012年立法會分區直選為例,登記選民347萬,投票人數184萬,投票率53%。這184萬算是政治上較積極者,約佔第一層能調查到的民眾三分之一。有時政治情緒高漲,投票的人數會增加,2016年立法會選舉,是2014年佔中後首次立法會改選,投票人數增加到220萬,投票率58%,這次比對上一屆多出來的36萬投票選民,就是對立的氣氛中催谷出來的新選民,但這是例外,不是常態。

第三層是政治熱衷者,約佔平常184萬政治積極者的十分之一,大約18到20萬人。這些政治熱衷者支持建制派或反對派皆有,若以建制派佔4成、反對派佔6成計,支持建制派的約有8萬人,支持反對派的約有12萬人。這些人最勇於行動,也是最積極表達意見的黃絲和藍絲,他們通常是社交媒體朋友圈中最積極談論/爭論政治的人。所以若反對派的集會遊行有幾萬人出來參與,就是這些政治熱衷者,可以說是基本盤。

睇完不同層次的「民意」,可以有一個簡單的結論,第一層民調的民意,包含最廣泛,當中有三分二是所謂沉默的大多數,他們一般連票都不會投,但由於意見較中和,往往會被忽視,但他們卻是最全面、最廣泛的民意。

但現實上政治上的意見領袖是議員,議員看選舉,主要看第二層政治積極者的民意。議員為搶奪選民的支持,他們通常在政治上要有較激烈的取態,加上媒體的空間有限,所以搞政治更加要走極端,博出位。沉默大多數較中和的意見,往往會被忽略。

而第三層的政治熱衷者是最惡的,他們只是少數,但聲音最大,罵人最兇,甚至可以牽著政客的鼻子走,因為如果政客不聽他們的說話,他們就破口大罵,最後少數扮成多數,左右政治大局。

但細心一想,政府要為最大多數的人民服務,而不是只為政治熱衷者、甚至狂熱者服務。現在見到民調反映的民意,愈來愈不政治化,支持政府最需要處理政改的只有6%,遠比最需要處理房屋問題的41%為少。政府若想聽取民意,就應該切實搞好房屋、經濟、醫療,真正做到「急民之所急」。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