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新年願望是美股大跌 好心你就輸了

2018年可說是「特朗普破壞之年」。早兩天與一位曾在美國《財富》頭十位企業打工的高管飯聚,講起美國政治,他說「完全不明白為何特朗普在中期選舉時,站台的是清一色白人,若找一兩位有色人種站他身後,公關效果會好好多。」

我說:「這只是精英的看法,我們同枱食飯的朋友都很支持這種觀點,美國東、西兩岸的精英都會很認同,然而特朗普並不是公關犯錯,他根本有意如此,令站台人物全是白人,針對美國中、西部最傳統的白人選民的口味,他是靠激發仇恨而上台的,我們的看法太精英了。」

的而且確,美國的精英對特朗普連番錯估,不但估不到他可以上台,估不到他可以安然渡過中期選舉,更預料不到這個美國民選總統,對世界的破壞力可以強到如此地步,他發動的中美貿易戰,直接影響香港經濟,影響我們的工資、花紅,以至投資回報。

除此之外,特朗普還撕毁了伊朗核協議,單方面宣布制裁伊朗,你不跟他一起制裁,他就制裁你。特朗普為了在美國及墨西哥之間建高牆,不惜令美國政府停擺,公務員無工返。他又對沙地阿拉伯王儲派人生劏沙地裔美國記者卡舒吉視而不見,只為沙地向美國買1000億美元軍火的大單。他做的事情,破壞了我們相信的國際規則,衝擊我們過去深信、由西方推動的全球化價值,甚至最基本的人道精神。2018年轉眼過去,只留下「咁都得?」的印象。

外國傳媒稱2018年全球混亂之源,因為有「特朗普因素」。到了2019,特朗普因素繼續存在,亦成為來年最不確定的因素。

我們經常假設,在專制制度裏,權力集中在少數人之手,人治色彩較濃,國家制度隨領導人喜好而變化,可測性很低,政府政策只為領導人私利而服務。而民主制度裏,因有政黨控制,以及選舉制衡,領袖的個人色彩沒有那麼強,政策延續性更高,政府主要為民眾服務,私心較少。但我們見識過特朗普式的民主後,就知道這些假設只是胡說八道,在右傾式民粹主義下,國家政策只為領袖本身私利,或是社會的部份族群利益服務,國內政策、甚至國際協議話變就變,政策的穩定性較專制政府更低。

撥開特朗普五花八門的大小動作迷霧,其實他的政策,只為「個人選舉利益,或美國多數選民利益服務」,「利益」二字,說明了一切問題。

特朗普能在選舉獲勝,幕後顯然得俄羅斯總統普京之助,美、俄如今的關係假得有點搞笑,表面上講到兩國好像也要打核戰那樣,其實特朗普處處向普京放水。從美國法院判決特朗普幕僚及律師的案件披露出來資料,俄羅斯的黑手在2016年發功,透過互聯網發放假消息,左右總統大選結果,可說證據確鑿,但由於在任總統有免受刑事起訴的特權,所以特朗普不會受到刑事追究,但事實已擺在枱面。

特朗普吃了普京的茶禮,大量痛腳在對方手上,所以對普京言聽計從。不要看特朗普說的,要看他做的。特朗普打出最大的一張牌,是在敍利亞殲滅伊斯蘭國主要力量後,突然宣布美軍要從敍利亞撤軍,過去俄羅斯及伊朗支持敍利亞巴沙爾政權,而美國就結合當地的庫爾德人,以打擊伊斯蘭國為名,把敘利亞幼發拉底河東岸大片庫爾德人原居地,逐步納入美國控制之下,客觀上等同分割敍利亞。

然而,當美軍與庫爾德人聯合殲滅伊斯蘭國,幼發拉底河東岸等同完全跌入美國控制的時候,美國突然說要撤軍,令舉世震驚,等如拱手把這片土地,讓予敍利亞政府軍及俄軍。特朗普與普京若無枱底交易,不會做出如此愚蠢的行為。

至於美國選民的利益何在,除了特朗普掛在口邊的就業之外,他這個商人最愛看股市的表現,他相信股民最誠實。所以2018年5月特朗普向中國開打貿易戰,美股之後再升,他就宣佈勝利了。到今年聖誕前夕美股杜指一日下跌1000點,他就急急轉軚,在上周末主動打電話給習近平主席,打完電話後還要發帖宣傳,大唱中美貿易談判「正有重大進展!」

說到2019年的期望,我倒希望美股狠狠的跌,美國股民痛罵特朗普,中美就有望達成貿易協議了。不要說我黑心,在特朗普主導的利益世界中,你一片好心,悲天憫人,就註定要做炮灰了。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