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英國央行行長令人震驚的預測:能取代美元的不是SDR,是人民幣

過去這一年,美元大升後開始回軟,外幣和人民幣在大跌後開始反彈,投資界分成兩大陣營:支持美元全球領導地位的一方,以及拋棄美元的一方。

在特朗普發起制裁和貿易戰之下,那些被針對的國家開始重新審視美元,尋找可替代它的支付方式。

英國央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對此極為直白的評論,仍然讓市場震驚不已。

英國央行行長卡尼

英國央行行長卡尼。AP圖片

當地時間本週三上午,卡尼在參與「讓我們決定貨幣未來」問答環節的網上直播節目,被問到:您是否認為有生之年會看到某種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SDR(特別提款權)之類的會成為一種全球貨幣? 如果是的話,是否會是由數字貨幣、區塊鏈或者黃金背書的?

對此,卡尼的回應非常坦率:

卡尼:IMF的SDR是為了特殊的目的設計的,即為IMF成員國補充官方儲備,來幫助其解決支付平衡問題。因此其不是為了成為普遍支付方式,不是作為貨幣而存在的。

問: 您不認為SDR能取代美元,那麼其它貨幣呢?

卡尼:我認為最終而言,會出現美元之外的其他儲備貨幣。全球金融系統的發展滯後於全球經濟,並且在發達經濟體,相對其經濟活動,外界對其金融資產有不對稱關注。譬如說,新興市場國家佔到全球活躍度的60%,但它們在全球金融資產中的佔比則只有約33%。目前全球50%的國際貿易是通過美元支付的,而美國在全球貿易中的佔比不到10%。

在全球秩序重構的情況下,這種分歧會減少,在此期間,其他儲備貨幣會出現。我認為那可能是已經存在的某個國家貨幣,比如人民幣。

問: 您對數字貨幣挑戰法定貨幣的可能性存疑嗎?

卡尼: 數字資產才剛出現不久,以貨幣形式來看,前景並不好,更別提作為全球貨幣了。它們是很糟糕的保值工具,其價格單日價差就非常高。

數字資產在英國的主流商業地區以及網上零售中,都不被接受作為支付手段。它們近期開始引發了對消費者和投資者保護、市場透明度、洗錢、資助恐怖主義、避稅以及逃避制裁等問題的擔憂,這都是各國官方試圖解決的。

問:您認為美元會失去其儲備貨幣的地位,那麼對金本位回歸怎樣看?

卡尼:將一種全球貨幣的價值依賴於黃金是不妥的。在布列頓森林體系下,在1944年到1971年間,美元和黃金掛鈎,而國際上其他貨幣的匯率就和美元聯繫起來的,當時全球範圍內對黃金的供應量能否匹配日益增長的貨幣需求,有所擔憂。

這種擔憂在70年代初達到頂點,因此這一系統崩潰了。在那之後,所有主要國家都轉向了浮動匯率,SDR價值的基礎也從黃金轉向更穩當的一攬子貨幣。事實上,對此一些市場人士認為,將人民幣和黃金結合在一起或許就是答案。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黃金需求國,中國央行的黃金儲備則在全球排名第七。事實上,就在剛剛過去這個12月,中國央行宣佈兩年多以來第一次增持黃金儲備。
在目前各個貨幣都在加速失去其購買力的情況下,回歸到一種更為健全的貨幣將是趨勢所在。

看看惡性通脹之下的委內瑞拉,如果依靠健全貨幣將如何來解決問題。當然,這仍然困難重重,在已經遭遇信用危機的國家中,如果靠扔更多錢來拖延時間,那麼只會使其貨幣崩潰。雷曼兄弟倒閉時這一方法成功,但也只是差一點沒有失敗而已,這種方法是不太可能再成功一次的。

對中國來說,用黃金為人民幣背書是一個好辦法。甚至在未來一片下滑中,在其它貨幣紛紛崩潰的情況下,這將成為最後的贏家。

編者按: 英國央行行長卡尼是加拿大人,自2008年起任加拿大央行行長五年多。自2013年7月初起擔任英國央行行長,成為了英國央行300多年歷史上首位外籍行長。卡尼的最初任期只有五年,但於2016年末同意將任期延長12個月。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