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文革中江青提拔了哪幾個「帥哥」當部長?


江青與于會泳


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李少春扮演李玉和


庄則棟


洪常青的扮演者劉慶棠

江青作為一個迫害狂已經得到法律的審判,她10年文革的罪惡可以用罄竹難書來比喻。

為了當上女皇,她必須砸爛原來的班底而換上自己的人馬。江青篡權最早從文藝界開始,她不懂經濟、不懂治國、不懂軍事,唯一能談的的是文藝,畢竟30年代上海文藝界有她一號。

用老藝術家?那是江青最忌諱的,作為三流演員,她知道自己的分量,尤其老人都知道她早年生活的放蕩,她最怕的是被揭老底兒,像趙丹、鄭君里這樣知道的越詳細挨整越厲害。

後來人們發現,在江青管轄的領域裡,他啟用了幾個帥哥。如果僅僅儀錶堂堂可能不難,儀錶堂堂同時業務出類拔萃就不容易了,而這幾位官至部長的帥哥的確是各自領域裡的尖子。

曾擔任「十大」中央委員、文化部長的于會泳是《智取威虎山》、《海港》、《龍江頌》、《杜鵑山》等京劇樣板戲的音樂主創者,現在聽聽「打虎上山」的旋律,也不能不承認于會泳是個天才。文學大師汪曾祺雖然從右派到「控制使用」一輩子挨整,他恨透了極左,但寫起于會泳來仍說:「年輕人大都不知道有過這個人。但是提起十年浩劫,提起‘革命樣板戲’,不提他是不行的。寫戲曲史,不能把他‘跳’過去……于會泳從一個文工團演奏員、音樂學院教研室主任,幾年工夫爬到文化部長,則其人必有‘過人’之處。他對戲曲音樂唱腔是有貢獻的。他把地方戲曲、曲藝的腔吸收進京劇。他對地方戲、曲藝的確下過一番功夫,據說他曾分析過幾十種地方戲、曲藝,積累了很多音樂素材,把它吸收進來,並與京劇的西皮、二黃融合在一起,使京劇的音樂語言大大豐富了。聽起來很新鮮,不彆扭。」于會泳還是解放前參加革命的,如果他不是想不開自殺,到今天還是離休幹部而不是退休幹部。江青的特殊身份,讓誰當部長也難以抗拒,而在那個年代那個位置,不整人是無法生存的。于會泳是藝術家介入政治濁流從而走向覆滅的一個典型的悲情人物。

另一個帥哥浩亮更是家喻戶曉,于會泳搞政治和創作畢竟不在台上,而浩亮的「李玉和」太深入人心了!1964年2月,中國京劇院排現代戲《紅燈記》,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李少春扮演主人公李玉和,李少春選定了與自己師徒之稱的錢浩梁擔任B角。儘管浩亮的藝術水準與李少春有相當距離,但在青年演員中還是佼佼者。當時讓他感到慶幸的是江青栽培了他,而讓他悔恨終生的是江青重用了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了文化部副部長就要執行江青的路線,江青讓他把錢浩梁的名字改為浩亮他高興接受,江青讓他批判文藝黑線他連恩師李少春也不能放過。浩亮身材高大,是一代人心中的偶像,人們更多的是把他作為李玉和的化身,而一旦成了四人幫的走卒,他早已夾起尾巴做人,時過30多年,人們更應用寬容的態度對待他。

還有一位帥哥部長就是庄則棟,35歲就成為正部級幹部。我們不能把他簡單列為「頭上長角身上長刺」的造反派,他有當時體育界無人可比的業績:連續三次世界乒乓球男團冠軍主力、三次單打世界冠軍、連續三次國內男單冠軍,他還參與了用小球推動大球,為中美建交立下功績。從組織上說,他是江青一手提拔的,但之前也曾得到毛澤東、周恩來的肯定,雖然文革後期執行了不少江青的指示,但人們越來越感到體制的強大,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事情是明知不對也要昧著良心乾的,這並不是用道德和覺悟可以抗拒的。

「李玉和」是帥哥,「洪常青」也是帥哥。洪常青的扮演者劉慶棠也官至文化部副部長,他對中國的芭蕾舞事業是有貢獻的。文革中追隨江青整人和參與陰謀活動,玩弄多名女演員,是幾位帥哥涉足四人幫陰謀最深的。1976年10月後被隔離審查, 1983年被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積极參加反革命集團罪、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和誣告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他是4位帥哥判得最重同時態度最頑固的,也是唯一出獄後還講江青好話的人。他前幾年已經去世,從靈魂意義上說已經與江青到了同一世界,在這個世界也沒什麼應該繼續追究他的了。

回到本文的標題「江青為什麼提拔幾個帥哥當部長?」我覺得第一是這些人懂業務,第二是與「舊政府」瓜葛不深,第三迅速落實江青的指示。至於文革中出於人們對江青的仇恨和早年的風流而傳出的另一層關係,始終沒有得到證實。江青作為第一夫人,內心也有失落和孤寂的一面,自己是明媒正娶的太太,見丈夫還要秘書批准成何體統?能夠在工作中接觸優秀的異性也是人之常情。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