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滑翔傘出租受酬皆違法 業界批民航處矯枉過正

「准玩不准教」

發生於去年中的滑翔傘撞山死亡事故,既引起公眾關注,亦觸動民航處出手規管,但做法卻被業界批評矯枉過正!據知,民航處引用《空運(航空服務牌照)規例》,表示無論是教授滑翔傘,抑或以滑翔傘載人,一旦收取酬勞,即屬犯法,令滑翔傘運動變成「准玩不准教」的怪胎,業界質問:「滑翔傘運動員在港請教練受訓是否犯法?」此外,有教練為避過規管,收生後僅在港教授理論,其後再安排學員往內地或台灣飛行,做法同樣惹來「踩界」爭議。有律師質疑,民航處援引的法例未有案例,目前難以判斷教授滑翔傘是否違法。

根據本港法例,取酬載人乘坐雙人滑翔傘屬犯法。

滑翔傘須倚靠風向及風速操作,難度甚高,去年8月有報道指,近年本港滑翔傘玩家倍增,不少人於外國考牌後,在港試飛時險象環生,更被人拍下驚險鏡頭,令規管滑翔傘的問題「浮上水面」。據了解,香港滑翔傘協會及香港滑翔傘聯會在去年10月初接獲民航處通知,表示已就滑翔傘運動制定及上載了活動安全指引,有業界看過指引後,形容民航處的做法形同「釋法」,額外增加法律要求,窒礙運動發展。

民航處於指引內援引《空運(航空服務牌照)規例》,指出任何人在未獲民航處處長批出許可證的情況下,以滑翔傘提供任何航空服務作出租或受酬,包括指導飛行,即屬違法。資深滑翔傘教練馬照杰表示,過去僅知悉取酬載人乘坐雙人滑翔傘屬違法行為,但新指引進一步將受酬教授滑翔傘同樣視作違法,他聞所未聞,「即是現在自己玩就合法,教人玩就非法?」滑翔傘於去年亞運納入比賽項目,本港亦有代表參賽,馬照杰不諱言,如本港運動員在港訓練時,其教練因收取酬勞而被捕,將令人難以置信。

開免費理論課變招收生

他估計,民航處推出新指引的原因,疑因近年有人舉辦收費載人滑翔傘體驗,「有人甚至在網上明碼實價,1800元飛一次,其他人見有錢賺又一齊做。」惟這批滑翔傘玩家水準參差,遭人投訴時,卻聲稱是教學而非載客,圖避過責任,於是引來民航處「封殺」。

對於「釋法」的質疑,民航處表示,去年留意到有人懷疑以滑翔傘用作出租或受酬(包括指導飛行),於是一方面跟進調查,另一方面去信本地主要的滑翔傘組織,加強宣傳和教育,強調滑翔傘一直受《1995年飛航(香港)令》及《空運(航空服務牌照)規例》規管。然而,民航處過去兩年僅收到7宗相關投訴,亦沒有人被檢控。執業大律師陸偉雄認為,在沒有案例的情況下,難以判斷教授滑翔傘是否違法,「如果之前未告過,法庭不一定認同滑翔傘玩家有違反條例。」

民航處近月上載的滑翔傘活動安全指引,將取酬教授滑翔傘視作犯法行為。

離港試飛 學生減八成

滑翔傘教練有見法例「被收緊」,於是改變教學模式,惟同樣引來踩界爭議。有教練近月以「免費滑翔傘理論課」為名,於網上招生。記者早前以學生身分,到沙田一住宅單位上課,負責導師袁偉傑不諱言,因法例所限,在港課程將以飛行理論及於地面學習控制滑翔傘為主,其後將會到台灣試飛,學費逾萬元,不限堂數,「快則半年,慢則兩三年,教到你識為止。」

記者其後表明身分,袁偉傑回應指,其做法未有違反香港法例,並慨歎,「收錢載人(乘坐滑翔傘)及教傘,在全世界都合法,只有香港不可以。」他認為問題出於香港的發展追不上時代。馬照杰形容,新指引推出後,學生人數即時大跌八成,「大家一聽到要去外國飛,就放棄學的念頭。」有不願具名的雙人滑翔傘教練指,目前再無於港取酬教授滑翔傘,改為帶團往內地、台灣教學,惟外地學習成本較高,近月其學生數量下跌約兩三成,連帶扼殺本港滑翔傘的發展。

與飛機有別 宜另立例管理

本身是民航機師的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認為,滑翔傘確實為運動,與飛機有別,宜另立條例管理,「民航處管得特別緊,若滑翔傘活動提供者須依足航空公司的規格申領許可證,這項運動在香港必死,港人只能離港學習。」不過,他指出,近年興起的無人機服務,同樣受《空運(航空服務牌照)規例》監管,惟供應商只要交齊飛行路綫、操作手冊、風險評估及維修記錄等資料,取得牌照並不困難,反觀本港目前未有滑翔傘活動營運者向處方申領牌照,因此難以評論牌照門檻是否合理。

就規管過時的說法,民航處表示,會繼續留意滑翔傘活動在港發展和國際間規管的趨勢,並與持份者協調相關運作的安排。陸偉雄則提醒,於外地進行滑翔傘活動,雖可避過港府執法,但玩家應先了解當地法例要求,避免誤墮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