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下一站「三隧分流」

在建制派的大力爭取下,政府終於把提高長者申領綜援年齡至65歲的政策讓步,宣布設立「就業支援補助金」,60至64歲領健全成人綜援人士可以在下月1日起自動領取補助金,補足和綜援的差額,建制派「成功爭取」。

事後回看,整件事情有點為搞而搞,主要是因為政府不接地氣,搞出連場風波。由於政府去年提高退休年齡至65歲,所以要調整相關政策。不過,社會並未準備好接受65歲退休年齡,老人家60歲之後要找工作並非如高官想像的那麼容易,政策提出後惹來大量反對聲音。雖然據政府的估計,實際受到影響的只有千多人,數目不多,但在政府有龐大盈餘,等著要派錢的情況下,還要減少這一小撮長者的福利,就有「虐老」之嫌。令到即使不受影響的市民,亦齊聲大罵政府,新政策惹來的政治壓力,遠比政府估計的為高。火上加油的是,坊間雖然民情高漲,特首林鄭月娥卻未能感知,在立法會上回應相關質詢時輕率回應,令事情鬧到一發不可收拾。

當時有政界朋友問我這事件會如何收場。我的反應是「頸係硬唔過把刀」。我所謂的「刀」,不是指建制派的壓力,而是指民意。民意這麼反對這個政策,如果政府決定硬去,不但建制派會也成為受害者,最後刀也會砍到政府的頸上。因此,特首若有正常的政治智慧,最終應該會讓步,結果果然如此。

建制派就大聲疾呼,最後逼得政府讓步,成功「攞彩」,免於被市民指為橡皮圖章。而反對派反而因為企得不夠前,被建制派搶了分,所以倒過來批評特首,為何只和建制派商討而不去約他們。

建制派在老人綜援成功打了第一場仗,下一場仗是「三隧分流」。政府力推「三隧分流」方案,要在1月23日在立法會上通過無約束力動議,其實這個動議只是想硬箍建制派的支持,然後逐步將政策推出。我聽過幾名建制派議員抱怨,說現在落區,給市民「媽到飛起」,先罵提高長者申領綜援年齡,再罵「三隧分流」方案,「三隧分流」是一個沒有人受惠的政策。

有學者可能聽了政府吹水,就寫文章大讚「三隧分流」減少塞車時間,可以帶來29億元的社會效益。也不知道這些學者是學術水平過低,還是政治覺悟太高。他們衡量社會效益只說減少塞車時間,卻沒有提加價帶來的負面效益。

也有一些反對派議員也撐他們,例如工黨的張超雄就支持「三隧分流」,認為這有助減少市民駕駛私家車,紓緩空氣污染。

這些學者和反對派議員相當離地。一位傳媒老總聽到張超雄意見後十分氣憤,說不如三條隧道收費齊齊加價到1000大元,馬上無人用,即時暢通無阻,沒有空氣汚染。他估不到反對派議員也同樣離地,不知是否因為林鄭支持張超雄提出津貼冷門藥物,張超雄就要投桃報李。

「三隧分流」在民間的怨聲很高,紅隧及東隧收費都大幅加價,使用該兩條隧道的車主先受其苦,西隧車主要捱塞車之苦,亦受其害。有議員反映,連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新界西市民對此也很有意見。有市民說,「政府高高在上,有專車接送,上班遲到無所謂,我們坐經西隧的巴士,只想在早上賺多十五分鐘的睡覺時間,『三隧分流』之後,西隧也會塞車,連那十五分鐘的也沒有了,究竟高官知不知道民間疾苦?」

因此,建制派議員下一站就是反對「三隧分流」。一直以來,民調都顯示市民期望立法會議員能夠監察政府,特別是在民生議題上,不要讓政府自把自為。建制派議員有支持者,因為他們的核心特質是少搞政治,多關注民生。企硬反對政府的「三隧分流」方案,可以為建制派再攞分。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