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爆內幕: 我與壹傳媒的30年情 堅哥曾叫肥佬黎不要高層走親都嗌交

由1990年壹週刊創刊前,到2019年,差不多30年,近我60多歲的一半,確是漫長,的服務與人生,和壹傳媒在一起打拼。壹傳媒與我,真是難捨難離,很難放下的感情。壹傳媒,讓我在香港、澳門、台灣搭建了舞台。令我經歷,非凡的人生。

所以佔中後,堅哥擔心(壹傳媒當時的社長葉一堅),我不做壹傳媒生意。當時我與堅哥說:「雖然我,不喜歡黎智英,但是我不能忘情,壹傳媒。」今天我可惜壹傳媒,雖然今天的壹傳媒,不是我心中,昔日的她,但是這段感情,永遠常存。我在巴士的報寫文章,只是想紀錄,我的人生點滴,及我服務傳媒的日子。

由做壹週刊時,社長香樹輝先生說,不夠錢支付薪金。我毫不考慮,即時給二佰萬。到每星期開會,给予意見,說明報週刊逢聖誕節前,廣告多到出一本不夠,要出多一本,全是廣告,竟然可以升好多書。當年資訊缺乏,出多一本,讀者覺得有着數,更多人去買。我開會建議黎智英,壹週刊出多本增刋,增刋可以做婚紗等主題。壹週刊從此開始,走出低谷。之後林振強利害,節省開支,建議將增刊食盡,將增刋,化為娛樂名人及副刋。以後一段時期,是市場唯一,出兩本書,收一本書價錢的週刋,再加上壹週刊同仁努力,令壹週刊開始風行。

我更時常,與壹週刊編輯,一起走入,社會的陰暗層,大做故仔。都忘掉做了,幾多個封面故事。

圖: 小強(左)早前刊登聲明,披露他與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右)當年在業務上的恩恩怨怨。

圖: 小強(左)早前刊登聲明,披露他與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右)當年在業務上的恩恩怨怨。

所以對我來說,壹傳媒,不是生意,是生活的點滴。是與老友,磨擦及互動的生命。如今壹傳媒由炒我鱿魚,到誣揑我送報遲到,更說我棄蘋果報紙不送。真是攞我命,陷我於不義,將我打下,十八層地獄。

當年陸續有壹傳媒功臣離開。我建議黎先生,升葉一堅。好彩有堅哥,有他幫忙,頂住黎主席。不是他,我應該十年前,已經給黎主席炒掉。

想當日要我去台灣,到台灣壹傳媒高層,與台灣7.11高層嗌交。當時美國斬首行動,攻打伊拉克,台灣蘋果報紙正在籌備,未出街,我建議先出號外,好過做廣告。香港免費報好掂,我特意告訴他們。由不信免費報的黎智英,改為出台灣爽報的黎智英。我亦苦口勸他,香港免費報不能做,因為不夠位。後來外間竟然有人說,黎智英話我,教他香港出爽報。

台灣壹週刊創刊後,好好賣,有一次跟台灣壹週刊,來自香港的廣告總監晚膳,歌頓兄頭痛說,「壹週刊在台灣無廣告。」我說:「不怕,你抬頭望清楚,台灣電視廣告爆滿瀉,因為以前,台灣紙張傳媒不好賣,所以無廣告。你要走去,話給廣告商知。壹週刊的銷量。」從此台灣壹週刊廣告爆滿。之後歌頓好感恩,每次見到我,必定走來打招呼。

台灣壹週刊,本來要套好膠袋,連鎖店才肯賣,這個要求,被我衝破,壹週刊不用套膠袋,可以賣。蘋果日報,本來要套好報紙俾零售,又被我衝破。我又將台灣連鎖店,與報館的拆賬方式改變,增加壹傳媒收入。每年節省及收入,以億億聲計。

不止在公,我盡心做好工作,在私,我好擔心,黎先生家人。因為我貼錢、用心,照顧與教導,黎先生的家人。我擔心,他的家人,因為我們如今的不和,而令他的家人不開心。

我幫黎先生,帶了四次違禁品,去受管制國家,可以被判死刑。又帶大量美元,去受外幣管制的地方,因為想選擇人多的飛機較安全,比約定的時間,遲了不多於二小時,他可以不等我,更在電話中罵我老母,罵了我近五分鐘,接住不聽解釋,收線。我騎了虎背,他掉我下來。他更用爪,用口,咬我。

堅哥很久前,曾經同我講,他走去找黎智英說:「可不可以,每有高層員工走時,不要再鬧交。不要搞得,不歡而散。」今天堅哥斯人,已退休。令我懷念,他的語重心長諺語。點解壹傳媒炒我,還要加隻死貓俾我,一起炒,更要陷我,於不義? 好彩六十多歲的我,天未光,還有開工。一有投訴,我即查,發覺那些投訴,原來是大話。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