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紅磡站安全問題 政府要有承擔

港府委任的沙中線獨立調查委員會,上周五完成所有證人的作供,將暫時休會,直至1月28日結案陳詞。聆訊共有5方,包括政府、獨立委員會、港鐵、投訴鋼筋有問題的分包商中科興業,及負責興建紅磡站的承建商禮頓,也有出席聆訊,而各自也有獨立專家證人。

聆訊之中,各方都關注紅磡站是否安全,5方面的專家證人都同意,紅磡站結構安全。上周五這新聞出街後,不少朋友都大惑不解,為何政府天天公布鑿開紅磡站,鋼筋有多少多少枝沒有完全達到扭入螺絲帽的要求,平均接近四成不達標,但最後5方專家都眾口一詞說紅磡站結構安全,兩種方向互相矛盾。 

按道理,5方請的專家、特別是獨立委員會委聘的專家,無論是專業水平及獨立性都十分足夠,他們說安全,可信度應該很高,為何過去一直看不到說結構安全的評論? 

要看看專家證人為何認為紅磡站結構安全。沙中線的紅磡站,站內的支撐牆,像「H」字而中間有兩畫,兩邊是連續牆,中間的兩畫就是上下兩個月台層板,採取扭螺絲的方法,將月台層板的鋼筋接入兩邊連續牆的螺絲帽內。

網圖

網圖

現在出問題的,是站內兩萬多枝鋼筋中,部份月台鋼筋扭入連續牆螺絲帽的程度不達標,甚至被剪短,未完全扭入,令人感覺是會缺乏承托力,鋼筋會鬆脫,最後車站月台會倒塌。不過,上周五獨立委員會主席夏正民法官也覺得公眾有點過慮,提問時也提到 : 「公眾或因看得太多災難片,憂慮螺絲帽多年後一個一個鬆脫,即使紅磡站的相關結構已興建3年,並未出現任何問題,但公眾仍憂慮螺絲帽承受力失效。」 

夏正民法官詢問獨立委員委聘的專家 Don McQuillan,他回應說,由於螺絲帽被防水層包裹,不會被侵蝕,不會鬆脫。他進一步指出,政府每天公布鑿石屎看鋼筋的結果,可能誤導公眾,他說政府訂定鋼筋扭入螺絲帽37毫米的標準太嚴格及太隨意了。 

此外,東西走廊月台層板底部不用鋼筋支撐,當局把層板頂部及底部檢驗結果歸為一類是混淆視聽,Don McQuillan被中科興業代表律師蘇恩信追問 : 底部是否不用鋼筋,用竹枝支撐都可以,他表示同意,更說5方專家都同意無須調查月台層板底部的接駁。 

總結專家證人認為紅磡站結構安全,原因有三 : 

第一、設計的建築安全系數很高,實在上只會用到五成的受力,換言之,即使部份工序有瑕疵,但整體結構受力也遠高於實際安全所需。 

第二、挖掘時受力大,但建好後上下皆有支撐,受力遠比挖掘時低。可以想像一下 : 在地上挖洞,先做兩邊連續牆,再做中間打橫的兩層月台。在興建時,由於大量泥土向內壓,因此連續牆受力大,到了中兩層月台層板興建完成,中間有許多柱支撐,受力就遠比興建時為低。換言之,興建時頂得住,完成後就更易頂了。 

第三、東西走廊月台層板受力是頂部,不是底部,現在鑿開發現螺絲不足的大多是底部。可以想像,月台層板由於受地心吸力影響,微向下彎,月台頂部的鋼筋由於承受拉力,非常受力,但連續層底部鋼筋由於是壓入,則不太受力。

據悉,港鐵原建議鑿開檢驗鋼筋時,主要建驗月台頂部較受力的鋼筋,但港府不同意,堅持要同時驗底部的鋼筋,因為中科興業投訴話見到底部的鋼筋被剪短。結論是 : 驗甚麼鋼筋,其實相當政治性,而非安全所需。 

附加一點,按鋼筋生產商所指,只要扭入螺絲帽24毫米,鋼筋的支撐力已等於一條完整、沒有螺絲帽的鋼筋。雖然現在要求的建造標準是扭入37毫米,現在發現所有低於37毫米都不達標,但低於標準不等於不安全。

簡單結論,由於建造時要求的安全系數高,雖然港鐵的確有問題,沒有做好監督施工,承建商手工做得不好,但不等於車站不安全會倒冧。 

從公眾利益角度考慮,第一重要因素是結構安全,但第二重要因素是通車時間,第三是工程開支。若紅磡站本來就安全,但硬把它拆卸重建,先不說涉及龐大工程開支,整個沙中線也將延期數年,沿線居民也要付出沉重的交通不便的代價。 

現在官員動輒講民望,事事縮在後面,無人罵就有高民望,從政府堅持要驗紅磡月台層板底部就可知,公眾視線在那裏,投訴甚麼,政府就做甚麼,這個思維是政治性的,總之不要上身。但實際上我們期望的是有承擔的政府官員,以嚴謹的方法,找獨立專家,來證實紅磡站是否安全,若是安全就要承擔責任告訴大家,一方面仍然要嚴厲追究施工質量欠佳,甚至有人隱暪的民事、刑事責任,但另一方面也要確保車站安全程度,決定究竟要推倒重來,還是盡快完工通車。

盧永雄

豬年願望

過完年,房委會公佈最新的公屋輪候數字,截至去年12月底,一般申請者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