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藝考生趕考:有人5天跑3省 有人穿顏料衣來不及換

從上周末開始,33所省外高校美術類專業校考在杭州的考點陸續開考,其中大部分是綜合類院校。這有可能是這些院校最後一次舉辦校考。

這一屆的美術高考生,正在一個十字路口。年前,教育部藝考新政出台,今後全國允許舉辦美術校考的高校只剩下45家,其他高校在招生時使用省級統考成績。

擺面美術生面前的現實是,要是今年考不上,今後通過校考進入「一本」高校這條“捷徑”,幾乎就不存在了。

因此,對於美術生們來說,與往年相比,這一次的藝考趕考之路就顯得那麼地迫切,也更加地坎坷。


溫州考生5天跑3個省考試

衣服沾滿顏料也來不及換

每年年初,參加全國各大高校校考的美術考生,總是在一個個城市間來回奔波。今年,因為藝考新政,這場奔波較往年更為迫切一切。

這幾天,省外高校設在杭州的藝考考點,比如杭師大和浙理工大,隨處可見穿著一身被顏料染得花花綠綠的考生。他們大多裹著厚厚的冬裝,冒著凜冽的寒風,身子縮在一張小凳子上打盹。有些長得漂亮的姑娘小伙,也完全不顧形象,蹲在地上吃著盒飯。

形象?對藝考生來說,這都是不存在的。

如果忽略場景,他們和春運中趕火車的旅客並無二致。


昨天早上9點,浙江理工大學停車場,四十多歲的章敏(化名)獃獃地站在一輛大巴車前,身體不自覺地面向考場的方向。為了讓女兒從考場出來後,能夠第一時間找到自己,她不顧寒冷,堅持站在女兒畫室的大巴車前。這裏停了幾十輛大巴車,都是各地畫室包了車送考生來考試的。

「這幾天孩子非常辛苦,17號到18號在武漢參加湖北美院的校考;19號又飛到鄭州參加西安美院校考;20號晚上11點多才到杭州,今天參加蘇州大學的校考。」章敏說。她是溫州蒼南人,昨天凌晨5點從溫州出發,坐了3個多小時的動車趕到杭州,就是想陪女兒參加這場考試。

接下來,她的女兒還要參加其他院校的校考,一直到23日才會暫告一段落。

因為考試太頻繁,很多考生畫畫時穿的工作服都來不及換洗,花花綠綠的。

章敏女兒畫室安排的住宿地點在富陽,「女兒太辛苦了,我在考場附近開了賓館,考完就能休息。」這位媽媽說著說著,抹起了眼淚,“藝考這條路太難了,全省聯考結束,女兒就在家休息了一天就來杭州準備校考,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到她了。”


笑著送女兒進了考場

父親的臉轉眼就凝重了

「還是把丙烯顏料帶上吧,以防萬一。」朱輝(化名)從車裏拿出一個黑色的扁長丙烯顏料盒塞到女兒手上。對於盡量保持笑容,陪女兒走到考場前排好隊,叮囑幾句就離開了。女兒進考場後,朱先生的臉一下子就凝重起來。

「要是知道藝考這麼辛苦,我當初就不會同意她走這條路。」朱輝無奈地說。他是麗水人,也是特地趕到杭州陪女兒參加考試的。回憶起這段陪考時光,朱先生又是心疼又是無奈。

女兒從小就喜歡美術,進高中後就奔著藝考的方向發展。剛開始,朱輝覺得女兒有自己的想法和目標是好事,可是最近半年的經歷,讓他後悔了。

「準備藝考的這半年,她幾乎每天凌晨一兩點才睡,早上六七點就起來了,這比準備普通高考辛苦多了。」朱先生說,為了讓女兒營養跟得上,他和妻子時常會在半夜到畫室給女兒送夜宵,或者接她出來到賓館好好地睡一覺。


雖然一家人都在咬牙努力備考,但女兒的聯考成績並不理想,「發揮失常,才考了不到80分。」朱先生越說越焦慮,憑這個聯考成績,想要考上重點大學,文化課高考成績至少要560分以上。這個分數,對於藝考生來說,實在有點高。哪怕從現在開始全力複習,也不太可能。

因為藝考新政,明年許多綜合院校取消校考,招生時使用全省聯考成績,這必然會大大拉高文化課成績的錄取分數線。

在朱先生看來,這等於是斷了這一屆藝考生復讀的路。

「文化課成績上不去,復讀也沒什麼用。而且,2020屆的考生用的是新教材,如果想要在文化課成績上補分,需要重新學很多新知識點,時間上來不及。」他說,他已經和女兒商量好,萬一校考沒考好,“寧可選擇一所專科學校,也不會復讀。”


明年藝考生需更加重視聯考

對文化課成績要求更高

「沒有走過藝考路的學生,是想像不到藝考生付出多大的努力的。」匯海畫室校長馮海波說。在轉塘和富陽經營了多年畫室,帶出很多校考狀元,在馮海波眼裏,藝考“是對稚嫩過去的告別,是給未來的承諾”。他說,藝考生每天都是滿身滿臉顏料和鉛筆灰,“不是他們不愛乾淨,他們在用生命學習。”

帶了這麼多年學生,馮海波也見多了藝考考場上讓人動容的故事。

「比如,考場裏滿滿的學生,身邊都是不認識的、你的對手。有人顏料不夠用了,仍然有學生能很慷慨地拿自己的給他。」馮海波說,“理性地說,他們是同場競技的對手。兩方決鬥,還勻給人家一把劍,這是難以想像的。但他們都是藝考生,知道一路走來的艱辛,給自己的對手一個跟自己決鬥的機會。我覺得這樣的學生,在那一刻已經贏了。” 

有人說,藝考,是會「上癮」的。像西西弗斯推石頭上山,滾下來多少次都要咬著牙再推。走過這條路的考生會理解,為了夢想,值得。

然而,對2019屆美術生來說,從山頂砸下的石頭勢頭太猛。明年,就像那位朱先生說的一樣,哪怕夢想再豐滿,也不得不面對嚴酷的現實。

「相比往年,明年可能會有更多的學生在聯考結束後,選擇通過聯考成績去報考某所高校。人數增多,對於文化課要求肯定會提高,特別是幾所常規的熱門學校。」馮海波說,“但事情也好的一面。很多學校取消校考,那也就意味著更多學校承認聯考成績,學生的報考範圍也更廣了。當然,專業院校像中國美院以及北大清華這樣的頂級高考,仍然會保留校考,只是可供選擇的學校變少了,通過校考考進高校的獨木橋也就變窄了。這樣的話,不管是選擇聯考還是校考,對專業能力的要求只會越來越高。”

膠通識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