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酒店少驗窗玻璃「內傷」欠保養 高空炸彈隨時爆

酒店玻璃窗日久失修,有下墮的潛在風險。

美麗華酒店前日發生墮窗奪命意外,激起外界關注商廈、工廈及酒店的驗窗問題,驚覺本港遍布「高空炸彈」。工程業界向《星島日報》坦言,屋宇署鮮有批出非住宅大廈的強制驗窗通知,多年來接獲的酒店驗窗生意不足半成,多數業主均依賴工程部職員檢查窗戶,部分大廈更拖延到幾乎「甩窗」才肯聘請專人處理,情況高危。有業界亦指,業主賴理長開或長閉的工商廈窗戶,均有從高處墮下的風險,直至收到驗窗令才着手找專人跟進,未能及時維修問題窗戶,導致墮窗事件頻生。

美麗華酒店前日發生墮窗奪命意外。資料圖片

屋宇署於2012年推出強制驗窗計劃後,雖然住宅墮窗意外開始減少,惟前日有旅客被美麗華酒店窗戶擊斃,再次敲響警鐘,令公眾關注非住宅大廈欠缺驗窗保養。署方自2012年中至18年底,共向約9800幢樓宇發出合共約50萬張強制驗窗通知,惟未有提供酒店、商廈及工廈的相關數字。從事商廈、工廈及酒店驗窗工程的業界指,過往非住宅大廈較少接獲驗窗令,不少業主拖到發生墮窗意外,甚至弄傷途人才肯聘請專家處理,為本港埋下「高空炸彈」危機。

香港鋁門窗同業聯會會長廖俊杰坦言,非住宅大廈的驗窗比例遠較住宅少,歷年更鮮聞有酒店招標驗窗,以其公司承接的生意為例,住宅客高達6成,工商廈則有3成,惟酒店所佔比例不多於半成:「酒店有房務員日日抹窗,窗戶表面上看似『熠熠炅』狀態很好,但其實管理人員沒有做好內部保養,窗鉸、拉釘或膠邊可能都出現問題。」

事件引起外界關注商廈、工廈及酒店的驗窗問題。資料圖片

數年前,廖俊杰曾為一家三星酒店驗窗,當時酒店人員接獲旅客通知,指開窗後發現窗戶上方其中一顆拉釘氧化斷裂,受驚關窗後更見窗戶「離框」,遂聯絡工程人員修理,「他們自行簡單檢查了幾套窗,發現情況比想像中嚴重,必須聯絡專人跟進。」他指出,幸好有旅客偶然發現窗戶有問題,並及早通報,否則窗戶情況惡化隨時出現墮窗意外。

當年廖俊杰為其中幾家酒店房驗窗後,查出十多個窗戶有問題,驅使酒店檢查所有窗戶,「整幢酒店最終有一半窗戶都有問題。」他認為,酒店業界顧慮出租收入問題,對抽時間驗窗感到卻步,故素來只靠工程部職員自行保養窗戶,惟酒店窗尺寸大,普通工程人員未必有適當工具及技術拆窗檢查,亦不會爬梯到高位檢查窗戶上方的拉釘、螺絲,更不懂得以鏡照或用手檢視其狀況:「推開窗很順暢,並不代表內部沒安全問題。」

香港物業管理公司協會會長陳志球指出,有規模的物管公司均會安排工程人員,定期檢驗冷氣、機電、門窗及消防系統等,並會記錄相關的維修保養:「業界會按規定定期檢查機電及消防等物業設施,惟驗窗方面目前無規例,所以要看物管公司的檢驗流程是否包括在內。」

事件引起外界關注商廈、工廈及酒店的驗窗問題。

非住宅大廈若無接獲驗窗令,會否驗窗全靠業主自律。驗窗王工程公司負責人吳漢民坦言,除了唐樓等舊式私樓,早年興建的工廠大廈窗戶維修保養情況亦較差,加上不少當風位窗戶長開,加速窗戶金屬損耗,繼而從高處墮下,「通常周末發生無傷到人,所以不多人知。」

吳漢民留意到旺區商廈不時發生墮窗事件,業主事後只在墮下鋁窗的空位用木板圍封:「一日未收到政府的驗窗令,業主都不會找人驗窗。」他直言,通常只有樓宇買賣時,買家才要求賣家驗窗。

行內人亦指,不少工商廈窗戶長期鎖上,加劇「墮窗」風險。廖俊杰指,許多人以為常關的窗戶毋須檢查:「我到工廈貨倉、劏房驗窗,業主着我不要檢查從來不開的窗戶,但對方如此說我反而更驚,這不止意味窗鉸沒有恒常抹油,亦可能積塵、生鏽,目前只靠窗鎖卡住,我檢查時都要小心扶窗,以防窗戶跟我『鬥力』,甚至斷開。」吳漢民認同,無打開的窗戶難知其金屬損耗情況,突然用力打開,很大機會令窗鉸拉釘鬆脫,令整扇窗跌落街。

事件引起外界關注商廈、工廈及酒店的驗窗問題。 資料圖片

劉師傅家居驗窗網負責人劉文亮於工商廈驗窗時,他發現很多窗戶均長期關上,亦有不少貨架、大櫃等遮擋窗戶,增加驗窗難度之餘,也反映許多人忽視窗戶損耗情況,「即使窗戶幾乎從不打開,其窗鉸拉釘均會損耗;在窗邊唧玻璃膠、長期上鎖等,亦會增加打開窗戶的張力,令窗戶容易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