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鄭泳舜倡支援社福 官地鬆綁起過渡屋

有屋住真的很重要

最少二十一萬名基層市民蝸居於九萬多個劏房單位之中,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兼跟進本地不適切住屋問題及相關房屋政策事宜小組委員會主席鄭泳舜表示,由民間先導、政府支援兼採政府用地模式興建的過渡性房屋在深水埗行出突破一步,但政府須擔起更為主導的角色,為主理過渡性房屋項目的社福機構提供技術支援,拆牆鬆綁,並提倡政府成立二十億元社會房屋專項基金,及為過渡性房屋定下供應目標,希望在月底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會帶來好消息。

鄭泳舜倡官地鬆綁起過渡屋。

深水埗欽州街西與通州街交界的一幅政府用地,將由社聯興建過渡性房屋,提供二百多個單位。身兼深水埗區議員的鄭泳舜過往一直倡議政府釋放欽州街西地皮。他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在房屋階梯中,公屋以下應有多一層階梯,過渡性房屋可能是新出路,「自己在地政總署找地,然後再逐幅逐幅在Google裏搜尋,那些地皮全部都是三尖八角」,最終他找來經常坐車經過的欽州街西地皮,與政府各部門交涉半年後露曙光。

資料圖片

鄭泳舜認為,興建過渡性房屋前提是要快和便宜,民間機構接手具較高彈性,不反對現時民間先導、政府支援的做法,但並非很多社福機構有能力承辦,「社聯都不是咁容易搞得掂,你叫社聯去起樓,即是叫煮開中菜的去煮西餐」,都靠義工幫手。據此,政府須擔起更主導的角色,為社福機構提供技術支援,如工程師就興建方法及單位數目提供意見,提升興建效率,同時須拆牆鬆綁,以符合屋宇署、消防處及地政總署等部門的限制,讓機構可在安全的情況下加快工程進度。

資料圖片

過渡性房屋建築成本高,對民間機構是另一大難題,「當用約三十萬元起一個單位,一個提供二百多個單位的項目需要最少五、六千萬元,一個社福機構有五、六千萬元有很多其他選擇,可以提供很多服務,可以搞老人中心,為何要選擇做過渡性房屋呢?」。他建議政府於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成立二十億元社會房屋專項基金,為社福機構提供誘因。 

資料圖片

鄭泳舜並促請政府須定立一個過渡性房屋目標,不論多少,舉例初期目標不用高,可能每年約三至四千個,「有目標才有推動力,如在長遠房屋策略都有公屋、私樓的目標,有目標就去追。」他建議三萬興建一萬個過渡性房屋單位,但現階段政府不夠膽、也不識估算,興建步伐未來或會慢下來,故應由細項目起步吸取經驗,「如有一兩個項目快些起好如石峽尾、欽州街,到起出來,市民覺得四正的、可以幫到人,大家接受多些。」

「開闊戰線,量先可增加。」他倡議房協及市建局等公營機機亦應積極參與過渡性房屋的發展,多管齊下。

鄭泳舜坦言,「(劏房問題)不止是九萬多戶的問題」,劏房所在舊樓的其他居民都受到劏房所帶來的漏水、治安等問題影響。還有露宿者問題,單身露宿者可選擇的僅剩月租一千多元的牀位,環境惡劣,「一定差過瞓街,污糟、有木蝨、品流好複雜、好嘈」,政府不能視而不見。他說,就算政府把公私營房屋供應量改為七三比,輪候公屋年期由目前五點五年長,仍會無限期延伸,他相信各區仍有空間找地與建過渡性房屋,「區內是有空間,正努力找,要得到地區支持,……希望一齊追落後,追快些。」

對於政府的思維主要放在覓地建公屋,鄭泳舜提醒勿忽略周邊的配套,如停車場、社福中心及游泳池等。他透露九龍西有數幅用地具發展潛力,如長沙灣熟食市場十室九空,建議改成社福設施,又在深水埗南昌街有校舍空置近四、五年,惟教育局指已有未來規劃未肯首將校舍改畫成其他用途,希望政府能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