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菲律賓政客為攞票搵寃鬼做替身冤 港人要自救

菲律賓反毒寃案,拉了香港人,我忍了很久,一個字都不敢塗出來。可能我自大,擔心亂講令眾籌受影響,其實我最擔心,話我搞亂檔,被涂謹申議員罵。凃議員各方,辛苦奔走,更公眾籌款,資助各被告,在菲律賓,再請大律師,上訴翻案。

其實這個所謂,以天主教為國教的國家。正如德國哲學家,尼采宣布,天主已死。這個國家部份高官,以及毒梟,以及地方豪強,左手揸住金錢及選票,右手揸住毒品及AK47,更昧住良心。我問十個菲傭,十個都說,在外做傭工,做到死,賺賺埋埋,都不夠他們家人,買毒品食用。受毒災禍害的菲律賓,似足百多年前,大清帝國。週街賣毒品,個個吸毒人。

所以杜特爾特,做到菲律賓總統,就是因為,高調對付毒品,更揚言殺光賣毒人,所以被選為總統。更因此由總統,至高中小官,到各方豪强,為了選票,都口口聲聲說及手攞住槍去掃毒。電視機鏡頭,報紙圖片,個個高官,總統,都揸着槍,話要殺光晒,所有毒販吸毒人。個個政客,為搏取,人民選票,為了取悅人民,拉人,或者搵寃鬼做替身。做到幾多是寃案,死咗幾多是寃魂,没人知。更重要,有部分黑官豪強,和毒梟合作,前面鋤毒,後面販毒,真是要升了上神枱,做咗寃鬼才知道。

再者,反對毒品。是硬道理是大道理,為人民服務。所以所有涉及毒品案件,官民輿論機器,都要配合。要公正公平公開,審理販毒案,等同反人民反民主。就像當年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民眾不能懷疑,人民一心一意,跟從領導,支持總統,高中小官,街頭殺毒犯,但是最慘,那些案件怎樣查,或不知不查,就判終生坐牢,就去殺無赦?

一個國家,認知率不足,就是民主的障礙,人民的災禍。毒品的災害流播,就是因為大多數民眾,不知真與假。

在菲律賓,有部份所謂,民主選舉出來的高官,為了個人選票,操控輿論。電視台記者,要挪出不要性命勇氣,才敢呈上錄影証據。但是法官,都要跳船。新法官接手審訊,都不敢採用,菲律賓電視台提出的証供。這個菲律賓國家,與我們香港,真是息息充滿關係。從百年前,他們國父黎剎先生,在香港搞,菲律賓獨立。更娶香港出生、愛爾蘭裔香港人為妻。

圖:菲律賓國父黎剎。

圖:菲律賓國父黎剎。

到我親人,去菲律賓修讀牙醫。回港執業,已達卅多年。當年香港人,好多人去菲律賓,學牙醫得蒙其利。再者,菲傭服務香港人,亦是繼順德阿姐之後,更是東南亞外傭先驅。我們香港人,亦得賓傭之利。

圖:港人被挾持在旅遊巴上。

圖:港人被挾持在旅遊巴上。

看見民主菲律賓,這數十年的墮落,心情實在痛苦。當年看電視鏡頭,港人被挾持在旅遊巴上,菲律賓警察揮鐵鎚打玻璃,打極都不爆。看電視機的我,就擔心到死,影像到今天仍在腦海存在。但是香港人遊客,就給菲律賓警察的槍,打死打到終生殘障。這些香港人到菲國旅遊,遇上不滿制度、不滿貪污、不滿也沒得投訴的兇徒門多薩,挾持他們在旅遊車上,被開槍殺死及重傷多人。後來他們的總統亞基諾三世,設定局擺足欵,才接見我們特首,做給菲律賓人民看,他係威係勢咁款,撈取選票。香港人,見到我們特首咁嘅款,給亞基諾三世祖玩弄,真是傷心了很久。到今天,我猶記存,當天當時,電視台傳來,畫面的羞辱。

我小強,自問都有救過寃獄的經驗。落什麼藥,用什麼方法救,都有點心得。這個所為,民主的菲律賓大國,由部分有系統的貪官把持。當然由習主席出聲,應該搞掂。但是這位杜特爾特總統,菲律賓民主大國,培養出身,玩政治一定利害。近年因為,祖國興起,菲律賓由親美,轉為做蛇,即是做兩頭蛇,玩弄中美,兩個超級大國。叫習主席開聲,即是為難主席。

我們香港人,要救寃案。就要自己去做,

一,組織救寃隊。天天透過文字,口語宣傳,告訴家庭賓姐,街上菲傭,等她們明白,知道香港人,有痛苦寃案。求她們幫忙,給她們請願信,叫她們簽署名字。放假人人俾兩個小時,去領事館,及領事家門,送事實請願信。訴說有事實,有証明,都判香港人寃獄,令菲律賓國家,法治及人民與海外賓姐蒙羞,更要賓姐幫忙,寄寃案宣傳品,回菲律賓祖家,給親朋戚友,訴說根由。組織喊冤隊,天天去總統府,總檢察長府第,天天喊寃示威。

二,搵人找個條檢察總長的太太,最好是令他晚上,睡得快樂開心的枕邊人,給他大舊美元,推翻寃案。

三,找監獄官,給錢來一個偷龍轉鳳,更可揸回隻漁船返香港。

四,感動香港人,及國際宣傳。去菲律賓旅遊,分分鐘變運毒份子,死刑都有份。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市務營銷求「安心」

「安心」偷食事件是過去幾天的熱門話題。利用社交媒體監察系統搜尋香港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