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導賞《皓鑭傳》五大戰國風 情節外如何還原歷史

看來,要看多一次才了解多一點。

《延禧攻略》大部分班底在2019年來一個《皓鑭傳》,前劇以清朝宮庭為主,後者則以戰國中後期為背景,劇集在色彩調度、衣著甚王對白,都隱隱滲著勾劃出「戰國風」。

《皓鑭傳》劇照

除了觀眾比較熟悉的角色陣容,而故事背景回到2000多年前戰國時期,由於歷史比《延禧》較遙遠及陌生,文獻也不多,需要敘事飽滿來告訴大眾,在全劇前部分,訊息量也相當多,所以要慢慢拆開來看。

《皓鑭傳》劇照

1. 色彩飽滿突顯氣勢,強烈視覺衝擊

早前不少說法是《延禧攻略》主色調都是「莫蘭迪色」,帶出當年高級與沈鬱,富有歷史感覺;至於《皓鑭傳》就以飽滿色彩來說戰國風景,全劇整體風格大氣鮮明,以深白、幽烏、金色、紅色等突顯氣勢,給觀眾帶來強烈視覺衝擊,配色花樣不太多,突然「濃墨重彩」的獨特質感。

趙國議事堂 (《皓鑭傳》劇照)

2. 隆重場合彰顯文化氣息

劇集一開始,大家留意到有很多大場面:豪門婚禮、朝堂議事、王族祭天等大儀式,突顯濃厚傳統文化氣息,也能清晰地分辨出地域文化差異:趙國朝堂上,大殿多以圓形元素置景,在頂棚、圓柱之上輔以精美浮雕文理,突顯趙國文化高雅;而秦國建築則顏色深邃、設計粗獷且棱角分明,可揭示秦人剽悍之風。

秦國建築色調及設計粗獷,顯秦人剽悍之風 (《皓鑭傳》劇照)

此外,劇中玉器、青銅器、鳥獸紋等日常刻畫同樣仔細,還原歷史。劇中呂不韋命人將一塊帶有微瑕的白玉雕,刻成寓意精妙的「美人淚」,在器皿之上突顯以雕刻見長的「紅山文化」基礎;劇中買賣交易時有布幣、刀幣、黃金等不同形式的貨幣,鏡頭雖一閃即逝,但不難看出細節刻畫入微。

《皓鑭傳》截圖

3. 對白滲入大量典故,還原傳統文化

孔子有曰,春秋戰國禮崩樂壞,但同時那個年代,思想相互碰撞,國家針鋒相對,造就了不少英雄人物和傳奇。《皓鑭傳》出現了眾多戰國時期名言名篇,如「千丈之提,以螻蟻之穴潰;百尺之室,以突隙只煙焚」,即出自《韓非子》。

《皓鑭傳》截圖

人物間日常對話設計,也注重參考當時時代背景,更貼近戰國社會風俗。「驪山之女」、「婦好」、「旋娟」、「漆奩」這些古字詞等時常出現,也能讓觀眾真正置身戰國環境。

《皓鑭傳》截圖

《皓鑭傳》截圖

《皓鑭傳》截圖

《皓鑭傳》截圖

4. 服飾量身定制,帶出戰國感

外界對歷史劇的要求越來越高,包括對服裝還原與質感的關注。在《延禧攻略》中,大家也發現滿族女性的「一耳三環」。到了《皓鑭傳》,不難看到多套服裝造型突顯傳統工藝細節:繡花、蠟染、圖騰、雕刻……呈現不同肌理質感。《延禧》以絲綢絲滑營造高端質感,至於《皓鑭傳》則使用戰國時期的特有棉麻,鏡頭中清晰線條、棱角硬朗,令人感到質感偏為厚重。

《皓鑭傳》劇照

《皓鑭傳》演員服飾分別,不僅人物角色地位象徵,更成為不同國家地域的區分符號,劇中趙國人物服飾多以白、金色為主,色調柔和彰顯趙國溫婉浪漫;秦國採用黑、紅為主,配以獸型圖案,顯現秦人霸氣豪放。

《皓鑭傳》劇照

此外,女主角的髮型,就是那個時期婦女特有的「分髾髻」,女官髮型則重現戰國女子常見的「雙垂髻」,突出智慧謀略的形象。頭飾設計方面也是一大焦點,如趙國公主雅的頭頂上金色小鳥,總監制于正指出,是根據出土的戰國時期女子頭飾所造的。

《皓鑭傳》中的趙國公主雅 (網上圖片)

1972年在內蒙古出圖的戰國鷹鳥頂金冠飾,反映戰國時期金屬工藝技術已很熟練 (網上圖片)

5. 讀懂情節之外

以歷史故事作背景的劇集,除了歷史故事本身,人物及文化等信息融入其中,才能深入體會。《皓鑭傳》開篇,李皓鑭乘坐一輛籠狀設計的馬車在夜色中飛奔,渲染皓鑭前期受囚禁與迫害的基調;轉一轉畫面到呂不韋的大宅,舞榭歌台長鳴、樓廊曲折悠長,為他日後躋身政局進程埋下伏筆;至於秦王孫異人,出場時在幽靜竹林撫琴,平靜尚有竹葉紛飛,將他平靜隱忍、睿智與抱負的氣場顯露出來。

《皓鑭傳》中的趙國公主雅與嬴異人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