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精英不夠流氓鬥 民主宿醉幾時休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四在白宮玫瑰園發表演說, 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此舉唯一目的,是繞過美國國會, 取得資金興建美墨圍牆。

特朗普這樣做,讓民主黨人傻了眼,因為在此之前, 執政共和黨及在野民主黨,在國會討論撥款預算案, 以防止臨時撥款到上周五(2月15日)用完,令美國政府再停擺。

兩黨在國會傾到2月8日,談判破裂,因為民主黨只願撥13.7億 美元,給政府興建「邊境障礙物」,而非邊境圍牆,共和黨不接受, 雙方拉倒,聯邦政府勢將再度停擺。但到上周初,忽然傳出消息, 稱共和黨願接受民主黨建議,隨後國會通過撥款法案,交總簽署。 不料到了上周四,才知道特朗普原來是出茅招,先吃掉國會的13. 7億美元撥款,再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動用軍事建設資金及陸軍工兵資金,合共80億元修建邊境圍牆, 遠超過國會拒絕的57億撥款。

此舉令民主黨暴怒,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指責特朗普「 無法無天」,聲言研究透過法院, 挑戰特朗普緊急狀態令的法律效力。特朗普則一副「睬你都傻」 的態度,積極籌備建牆。

對這件事的表象分析,是民主黨的精英心態, 打不贏特朗普的流氓招數。自從去年11月, 民主黨在中期選舉重奪眾議院控制權後, 特朗普與國會的兩年蜜月期結束, 按理民主黨應一毛錢也不撥給特朗普建圍牆, 然而佩洛西仍然相當精英,擺出願意合作的態度,撥出13億特朗普 建所謂「邊境障礙物」。說得不好聽,民主黨態度相當偽善。

而那邊廂,特朗普赤裸裸繞過制度。稍有點常識都知道, 美國現在的狀況,一點兒也不緊急。特朗普說興建圍牆, 是為了防止毒品入口、非法移民及犯罪份子進入美國, 這完全不是緊急情況, 特朗普只是濫用了總統可宣布緊急狀態的權力,取得建牆撥款。

若從短期過招的角度看,特朗普稍佔上風, 特朗普這兩年大量撤換美國最高法院法官人選, 保守派和開明派法官人選差不多, 所以究竟民主黨是否那麼容易在法院推翻特朗普的緊急狀態, 未可逆料。美國喜歡在其他國家玩街頭運動,推翻政府, 不過在自己國內就斯斯文文, 相信佩洛西不會像委內瑞拉眾議院議長瓜伊多般, 宣布總統違反憲法,自任為臨時總統。如美國民主黨不改變策略, 未來與特朗普鬥法,仍然是讓了半臂。

若從更深層分析,特朗普現象是對民主制度最大的破壞。 政治學教科書也有講,民主制度的特質,是重視程序公義, 例如法治,講寧縱無枉;相反社會主義制度,就以目標為本, 可以說有點不擇手段。但發展到如今,兩種制度的角色她像調亂了, 特朗普否定一切程序公義,繞過制度,做他想做的事,討好選民。 不但在國內宣布緊急狀態, 在國外也推翻各種類型的貿易條約和貿易協議。 相反中國現在就像程序的捍衛者,在全球化自由貿易及氣候變化上, 更執起領導的大旗。

若美國任由特朗普搞下去,毫無制約, 將令人對美國的制度完全喪失信心。

劍橋大學政治系主任朗西曼和他的新書《民主如何終結》。

劍橋大學政治系主任朗西曼和他的新書《民主如何終結》。

劍橋大學政治系主任大衛·朗西曼(David Runciman)看著這些事像,話民主制並不是在消亡, 它只是在經歷一場結果難料的中年危機罷了。他去年底出版新書《 民主如何終結》時話,民主體系並未開始崩潰? 當前很多政治不確定性和挫敗感,都是2008年金融危機的結果。 危機之後,伴隨著長期的經濟「宿醉」, 於是發生了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和英國脫歐公投兩場政治地震。

問題是這場「宿醉」,何時才會轉醒呢?

盧永雄

作繭自綁2.0

經濟學人智庫公佈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指數,香港上升3位, 與法國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