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風雲天地 三代人守望「全球最高氣象站」

安多氣象局位處海拔4800米,是全球海拔最高有人值守的氣象站。

位於藏北的安多,地處唐古喇山麓,平均海拔5200米,年平均氣溫零下2.4℃。安多有「三多」,風多、雪多、冷天氣多,全國中低緯度高海拔面積最大的多年凍土區就在安多。

安多氣象局(新華網圖片)

半個多世紀以來,三代氣象人堅守安多氣象局,記錄風雲變幻,觀測雨雪陰晴;解碼氣象數位,積澱亙古變遷;在世界之巔書寫追雲逐日的傳奇故事。

清晨七時半,安多天空一片漆黑,戶外氣溫零下23℃。鬧鈴響起,洛松拉姆迅速爬起來,穿上羽絨服,戴上手套,拿着電筒走出宿舍,頂着寒風來到安多氣象局觀測場,觀察小型蒸發器皿內的結冰。

洛松拉姆(左)與同事在夜間工作。(新華網圖片)

她又抽出測量凍土管子記錄資料,爬到高處仰觀天空,觀察雲量和雲高,判斷天氣走向。觀測結束,洛松拉姆快步來到辦公大樓發報中心,傳送資料。「發報要求很嚴格,必須在三分鐘內完成,否則會被視為遲報,甚至被列為錯情。」發報完畢,洛松拉姆長舒一口氣。

準確無誤觀測記錄每項氣象資料,是準確預報天氣、開展氣候研究的基礎。「氣象資料容不得半點差錯。失之毫釐,謬以千里。」

洛松拉姆與同事在唐古喇山交通自動氣象站檢修設備。(新華網圖片)

這種觀測發報每天八次,每三小時一次,夜間有淩晨兩時和五時兩次觀測。一年365天,無論風雨雷電,一天也不能中斷。「我們是『追星族』,從清晨到日暮,仰望星空,追雲逐日,日月星辰是我們最相知的夥伴。」洛松拉姆說道。

安多冬天氣溫一般在零下30℃左右,極端最低氣溫零下43.2℃,對觀測員來說是極大挑戰:如果不戴手套直接開觀測場的鐵門,手會凍粘到鐵門上脫皮。測量儀器因低溫無法運轉,要先裹在懷中暖一暖。

洛松拉姆在唐古喇山交通自動氣象站準備檢修設備。(新華網圖片)

「輪上值班,睡覺很不踏實,生怕睡過頭。」洛松拉姆說很多同事有「職業病」,躺在床上,明明沒睡着也會不自覺地睜開眼看看表。「和老一輩氣象人相比,我們吃的這點苦算不上甚麼。」這位30出頭的姑娘咬着牙說。

「站在世界最高處,爭創工作第一流。」安多氣象局大院裡的14個大字,赫然醒目。陳金水是安多氣象站的創建者,也是這14個字的最早踐行者。

85歲的陳金水出生浙江臨安,這位江南水鄉之子曾三上高原,把33年青春奉獻西藏,把16年的赤子熱血獻給安多氣象事業。

陳金水(網上圖片)

上世紀60年代,國家決定在安多建立氣象站,陳金水帶着兩頂帳篷和氣象儀器出發,困難可想而知。

當時牛糞是唯一燃料,陳金水常常在海拔5000多米的路上步行幾十公里買牛糞。這兒氣壓低,飯煮不熟,陳金水只能吃夾生飯,經常消化不良,鬧肚子。

蔬菜也是「奢侈品」,陳金水的妻子生病,買不到蔬菜,他從路邊垃圾堆裡撿了菠菜老葉和根,湊合做碗青菜湯。在這種惡劣環境下,陳金水和同事艱苦創業,克服難以想像的困難,在縣城附近山坡平整出625平方米的標準氣象觀測場。

陳金水與妻子的舊合照(網上圖片)

1965年10月,安多氣象站拔地而起,填補世界氣象史上一個空白。西藏首個「百班無錯情」的奇跡就誕生在安多,誕生在陳金水和同事手中。

退休後的陳金水,並無忘記承載他青春和事業的土地。2013年,79歲的陳金水重返安多。「除了坡還是那個坡,一切都變了!安多氣象站發生這麼大的變化。」陳金水感慨道。

氣象觀測要求有連續性、代表性、精確性,才能為氣候研究提供準確資料。因此,每份資料都彌足珍貴。有次,大風把日照自記紙吹跑了,全域的人追到幾公里外的河邊。憑着這種執着認真的精神,安多氣象局積累上百萬個氣象資料,成為研究青藏高原氣候變化、青藏鐵路建設、防災減災的科學依據。

洛松拉姆(右)與同事倉拉查閱老一輩氣象人留下的資料。(新華網圖片)

走進安多氣象局資料室,翻開一本本泛黃的記錄本,表格筆直,畫圖精細,數字工整。這些都是陳金水等人1966年一筆一畫書寫的氣象記錄本。這些記錄成為安多氣象局的珍寶,講述那個年代的敬業品格、奉獻精神,激勵着後人奮勇前行。

夢想,就這樣因一人而起,代代相傳,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