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振英專訪3】不信中國崩潰論 中國決定了,可以話到事做出來

梁振英不信中國崩潰論,指中國可以話到事,實踐起來。

不少書都有講述中國崩潰的議題。(網上圖片)

在中美貿易戰的陰霾下,再有西方輿論重「中國崩潰論」冒起。其實遠在2001年美國已有人出書預示中國崩潰,不過18年過去,中國並未潰敗。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接受《巴士的報》專訪時斷言,他對中國發展好有信心,看不到有甚麼問題令中國崩潰。

梁振英表示, 對中國發展好有信心, 看不到有甚麼問題令中國崩潰。(本網記者攝)

他的信心來自於中國不斷的改進:「中國制度不單只有加強改善的空間,不單只我們可以找到加強改善的點子,更加重要當我們決定了要做甚麼改善的工作時,我們說得出,就做得到,因為我們是話到事。」

作為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也以政協制度來解說,不認為現有制度最好,而且過去多年,政協都有討論如何加強及改進其工作,相反,西方有一些大報卻提出,英美國家制度失靈。

梁振英指出, 英國脫歐無人可以話事。(AP相)

他並以英國脫歐為例子:「人民通過公投話不到事,執政黨話不到事,內閣話不到事,整個國會也話不到事,那麼誰人可以話事呢?」

對於脫歐問題,梁振英十分關注,在英國國會就脫歐方案投票當天,他調較好鬧鐘,在半夜3時起床看英國國會投票結果,於當日凌晨5時在臉書發表意見。他坦言,脫歐會觸發歐洲連鎖影響,影響到香港的經濟,也突顯了制度上的問題,值得大家思考。

梁振英凌晨教鬧鐘看英國國會就脫歐囈案投票。(被訪者FB圖)

他表示,英國公投結果支持脫歐的人士佔大多數,但國會議員無論是執政黨還是反對黨,主張留歐的都是大多數,這個反差又該如何協調。愛爾蘭和英國的北愛要重新樹立「硬邊界」的問題難以解決,英國聯合王國組成的部分蘇格蘭亦希望留歐,於是觸發新一輪蘇格蘭獨立問題。一石激起千重浪,一次公投引起很多制度的複雜問題,並非公投時選民可以理解得到。

在1989年美籍日裔學者福山曾發表《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論文,提出西方國家民主制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也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不過近年西方民主制爆發民粹浪潮,連福山也要修正自己的理論。梁振英並不相信民主制是歷史的終結這種論調,認為每一種政治制度都有發展的空間,在過程中要知道有何改善和加強的地方,關鍵是要有人可以「話事」。

他認為,不論國家或者香港的政制都有發展的空間,但香港民主體制源自英國,當英美制度出了問題時,便要「考慮我們自己條路點行。」但不能只「抄」某一種國家體制。

時任行政會議召集人的梁振英在政府推出政改方案後說, 政制發展要向前行。(資料圖片)

要建立一套香港模式,他認為要注意香港是特別行政區,是國家一部分,雖然享有高度自治,卻不是完全自治,第二香港社會主要發展目標是甚麼?他說,過去一段較長時間本地政制都突顯一個問題,便是效率問題,「我們有了比以前更加大的民主,但我們有無保留我們的發展效率呢?這些都是值得大家思考的。」

他說,現時制度內本身的理念都沒有問題,例如公眾參與,在城規會改劃用地時,可以進行司法覆核;立法會工務小組或者財務委員會,都可以監督及制衡政府等,背後都有很好的理念,但在運作過程中,這些事情加起來,便造成開開闢土地的困難,令增加土地供應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甚至造成長時間的延誤,當然可以說是民主制衡的代價,但這些現象都值得大眾討論。

立法會拉布, 導致不少發展遭拖延。(資料圖片)

至於公眾關心住屋、老年社會、醫療以至經濟結構調整問題,梁振英說,何種政治體制和模式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他提出,即使有公民提名,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全體立法會議員由普選產生,是否便可以解決上述的問題呢?

梁振英指出,在香港政制發展向前行的同時,應比較20、30、40年前香港的制度管治問題,「停一停,想一想」,未來的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