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深圳三輪車夫將乘客拖進草叢性侵 掐死後逃亡到汕尾

記者從汕尾市海豐縣公安局獲悉,一名17年前在深圳姦殺女乘客的在逃犯,近日在海豐縣被警方抓獲並移交給深圳警方。而這一案件的突破口,源起於一樁三輪車夫之間的小糾紛。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三輪車夫「失憶」?警方存疑一查到底

2019年2月14日晚9點多的海豐縣城,春節的年氣雖已逐漸消散,但藍天廣場前卻依舊是熙熙攘攘熱鬧非凡。突然,路旁車道的三輪車隊裏傳來陣陣吵鬧聲,引起了路人的駐足圍觀。原來是兩名拉客的三輪車工友因叫價不一而引起口角並相互推搡。接到報警後,龍津派出所即派警員將兩名當事人帶回處理。


本是一起小小的糾紛,且當事雙方也均未有多大損傷,只需稍作調解便可完事了結。可當值班民警了解完糾紛的起因和過程,要求雙方登記身份簡歷信息時,匪夷所思的一幕發生了。其中一名自稱為「李軍」的當事人,在民警對其詢問糾紛過程時,表達清晰,表現自如。但在問及其個人、家庭信息和簡歷時,卻稱自己患有失憶症,除了記得自己叫李軍,是客家人,獨居在海豐,其它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並要求快點結束調解離開派出所。

回眼察看「李軍」,此人已年近六旬,相貌平憨老實,在整個調解過程中和聲細語,處事有度。但在民警提及個人信息時卻顯得驚慌失措,閃爍其詞。突如其來判若兩人的反常引起了派出所領導林建華、陳作曉的注意。憑著職業敏感性,大家認為這其中必有蹊蹺,但是是什麼蹊蹺一時誰也說不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凌晨的鐘聲從耳邊響起,大多警情都已處理完畢,唯獨這宗小小的糾紛,因「李軍」始終支支吾吾無法說清其準確的身份信息而未能完結。民警在對「李軍」上網做進一步身份核查時,每次按照「李軍」提供的戶籍住址查詢均是查無此人。

「李軍」是真的失憶了?還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故意隱瞞身份?層層迷雲在每個值班民警心底慢慢湧起。在目前警力少警情多的情況下,是要放人了事還是要拖著疲憊的身軀做可能是無用功的追查到底?大家意見雖有了些許分歧,但憑著職業敏感性和對公安工作高度負責的態度,大家最後還是一致決定,就算再難再累也不能輕易放過任何嫌疑,只要存有絲毫的疑點,就要一查到底。

身負命案逃匿17年,肖像比對揪出真凶

在進一步詢問無果的情況下,民警開始著手外圍調查,對「李軍」住所周邊的知情人進行走訪了解。據群眾反映,「李軍」是兩年前孤身一人來的海豐,沒有身份證在城東名園村租了一間破房子暫住獨居,說是陸河客家人,以開三輪車載客為生,此人長期不使用通訊設備,平時沉默寡言少與人接觸。此種種不尋常跡象即刻引起了民警們的懷疑:這些生活行動特徵怎麼和那些負案的在逃人員如此相像?

懷疑歸懷疑,但一切還得靠事實來證明。依託智慧新警務偵查手段,民警隨即將「李軍」的照片輸入人像比對系統進行比對,而當查詢頁面彈開時,所有的人都驚呆了,與「李軍」相像的人員雖有幾個,但2002年發生在深圳市龍崗區布吉鎮一宗故意殺人案的在逃犯罪嫌疑人陳國如竟和他有95%的相似度。難道……由於事關人命,案情重大,容不得有半點馬虎和差池。副縣長、公安局長馮建青在接到情況彙報後,即連夜帶領主管刑偵的曾小彪書記及一眾刑偵精幹力量趕赴龍津派出所,迅速組成專班,並現場督導偵辦工作。

為及時準確的查清「李軍」的真實身份和事情真相,馮建青在召開簡短的案情研判會後,專班民警馬上兵分兩路,一組人對「李軍」進行突擊審訊,力爭突破其心理防線;一組人馬上與深圳警方聯繫,了解案情。


通宵達旦的訊問毫無進展,「李軍」始終矢口否認自己是陳國如,並堅持自己已失憶;而由於「李軍」的相片與陳國如的追逃相片相隔17年,雖兩人面部輪廓大致相符,但具體特徵比對卻進展緩慢,此時的偵辦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時間又一分一秒過去,已近15日上午9點,案情仍然沒有進展,但辦案民警卻沒有氣餒,一邊是繼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加強心理攻戰,一邊是緊張進行面部細化特徵加速比對研判。功夫不負有心人,上午10時許,喜訊終於傳來:通過對「李軍」和陳國如左面頰顎骨下的一道細微傷疤痕及左面頰一顆米粒大肉瘤做進精確位置比對,相關特徵完全吻合,「李軍」就是陳國如。

當強有力的證據擺在面前時,一直心存僥倖的「李軍」終於徹底崩潰並放棄狡辯,最終承認自己就是陳國如,並供認2002年5月在深圳市龍崗區布吉鎮崗頭村附近開摩托車拉客時,見女乘客許某華長得漂亮,便心生歹念,在將許某華拉進路邊草叢進行性侵時,因受到許某華反抗,續而將其掐死的犯罪事實。

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移交深圳警方帶回處理,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