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由棄如敝屣變官府上賓

政府委任的覓地小組的經歷,就如坐過山一樣。猶記得去年12月31日,覓地小組趕及在過年前遞交最後報告,草草了結其覓地工作。當天,小組主席黃遠輝和副主席黃澤恩在政府總部會見記者,一如大家所料,記者有很多提問。黃遠輝和黃澤恩兩位六十多歲的長者,站了個多小時回答問題,被傳媒體笑稱政府「虐老」。

政府連會議室也不安排予覓地小組見記者,也沒有官員陪同出席,從這個小動作,反映政府映不重視小組的意見。政府與覓地小組的分歧有跡可尋,我去年5月的一篇文章問起覓地小組會否是「周永新模式」的重演。當年特首林鄭月娥還是政務司司長的時候,找了港大教授周永新做全民退保的研究,後來周永新提出的報告建議採用沒有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保,但政府不接受。林鄭與周永新亦因此交惡。

覓地小組當時也在走相同的軌跡,做大規模的公眾諮詢,但小組所做的事情,有很多都與政府不太同步。例如政府想大力推動公私營合作開發土地方案,覓地小組卻在首輪諮詢時指市民最不接受此方案;又例如政府不太傾向收回粉嶺高球場來建樓,但覓地小組卻一直堅持;之後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明日大嶼」計劃,要填海造地1700公頃,與覓地小組提出的1000公頃有差距,小組主席黃遠輝又公開批評政府。由於覓地小組不太識做,提出的意見與政府的心意不通,兩者越行越遠。

不過,俗語說得好,「政治這回事,一日也嫌多」,週二的行政會議討論覓地小組的建議,結果是政府全面接納小組的8項建議。覓地小組的很多建議,其實都比較虛,其中只有收回粉嶺高球會部份用地(共32公頃)比較實。然而,這也是政府一直反對的建議。現在政府決定全面接納覓地小組的建議,很明顯是轉了軚。

收回粉嶺高球會部地土地用作建樓,是一個看起來漂亮,但執行性比較低的方案。很多商界重量級人物不贊成徵用高球會土地,高球會附近道路狹窄,交通配套嚴重不足,再加上要收回的32公頃土地上,有大量的古樹和一些古蹟。凡此種種,會令政府在收地過程中,遇上一千種反對。由於無論是區議會,城規會,以至立法會,都有無數的反對渠道,政府容易處處踫壁,在一般情況下,政府都會避開這種極具爭議性的土地。

不過,高球被指為貴族運動,打高球會土地的主意,大有劫富濟貧的羅賓漢式味道,容易得到公眾支持。這種建議就像英國公投脫歐的建議一樣,表態支持的人,只是表達一種情緒,沒有考慮執行的困難。政府怕挫傷其民望,便不敢否決徵用高球會土地。特別是政府在最近的幾個月,接連在幾個公共政策上「跣軚」,首先是在提高老人申領綜援年齡政策上跌跤,然後在三隧分流方案觸礁,遇上流感爆發令到公立醫院逼爆,惹來公眾不滿,最後連派四千元也搞出小混亂,引來政府辦事不力的質疑。

特首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高層的民望正在下滑,如果在這個時候,不接納覓地小組的建議,尤其是不收回高球會用地,將再度造出一道傷口,讓反對派政黨和政府反面,進一步拖低政府的民望。政府最後只好面對現實,全面接納覓地小組的建議。小組主席黃遠輝由兩個月前的一名政府棄將,搖身一變成為官府上賓,這種猶如坐過山車的感受,相信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箇中滋味了。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