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戴笠對漂亮女特務的酷烈手段:始亂終囚


戴笠(資料圖)

說到被戴笠糟蹋過的女性中,最可憐的要稱是軍統女特務周志英。周於1935年畢業於浙江省警官學校,留校擔任事務員。她生得頗有姿色,平時愛收拾打扮,所以頗引人注目。當時,戴笠兼任該校政治特派員,實為該校太上皇。

自從周志英躍入戴笠的眼帘之後,他便打定主意把周弄到手,於是,尋找種種借口,與周接近。周本是個貪圖虛名的女人,也希望在與戴笠的交往中撈點好處。

一天,戴笠以研究學校後勤工作為名,找周志英談話,因戴笠心懷鬼胎,另有他圖,談話時間定在晚上。

戴自然道貌岸然地講了一通工作,又將周表揚一番。周志英用眼瞟了戴笠一眼,發現戴正用異樣的眼光審視著她,她臉一紅,頭自然低了下去。

只聽戴笠輕輕說道:「周小姐,我們交個朋友好嗎?」

這時的周志英好象無話可說,又好像無事可做,兩隻手緊拿著一本書,擺過來,又擺過去。

「戴……」,她慢慢抬起頭來,發現戴笠用一種無法言喻的目光凝視著她,當她把目光移向戴時,似乎想說什麼,但又羞怯地一笑,慢慢地低下了頭。

「志英」,戴笠湊到周志英跟前說:"你生得太美了!自從我第一眼見到你起,我的魂魄就被人牽走了!"

「真的?」周志英抬起頭來,抿嘴一笑說。

「那還有假?我的內心確實很矛盾,很苦惱,每當你出現在我的面前時,我就覺得精神特別愉快,但看不到你時,又覺得十分苦惱。志英,從今以後,我希望我們倆能經常在一起,你看怎麼樣?」

周志英聽了戴笠這一番情意綿綿的話,不知為什麼,心裏格外舒坦,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半天才擠出幾個字:「我……不知道。」

戴笠是情場老手,他最懂女人的心理,周志英的話音剛落,他便把周拉到自己懷裏,慢慢地撫摸著她秀麗的烏髮,周想著將來做將軍太太的美景,不覺春心蕩漾,興奮不已,不禁仰起頭來,閉上雙目,將兩片朱唇緊緊地貼在戴笠嘴上,兩人免不了互訴衷曲,顛鸞倒鳳,放膽縱慾,不在話下。

事後,戴笠為了自己「工作」方便,將周志英調到軍統局本部,周以為自己真的被戴笠看上了,每天便向戴笠表白自己是何等忠誠,何等純潔。

忽一日,戴笠把周志英叫來,辦完「例行公事」之後,周志英一邊穿上衣褲,整理鬢髮,一邊乘機回道:"咱們的關係已繼續了這麼長時間,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當然可以,」戴笠肯定地答道。

「我們的關係不明不白,這樣長期下去不是辦法,我想還是固定下來的好。」

「怎麼個固定法?」戴笠倒不慌,故意問道。

「咱們是不是早點結婚?」

「哎呀呀,我不是下令抗戰期間本團人員一律不准結婚嗎?我當然應該帶頭嘛!」

「可是,我們的關係不明不白,萬一肚子不爭氣,現了形,那可怎麼辦?」

「我不是給你準備避孕藥了嗎?」

「我不想用它了,我想堂堂正正的結婚,堂堂正正地生兒育女。」

戴笠聽到這裏,不耐煩地說:「哎呀!得了,得了,世界上沒有一個女人是又真心又貞潔的。」

誰知說者無意,聽者留心。周志英聽罷此語,不免尋思:「老闆可能對我不放心,我一定要用我的行動證實我的話是正確的。」主意已定,便越加來了一股傻勁,儼然以戴老闆娘自居,賴在戴笠卧室不走。戴笠一氣之下,便想出了一條對付周志英的妙計。

忽一日,戴笠對周志英說道:「志英,為了遮掩部下耳目,我決定和你秘密舉行婚禮。我讓王秘書送你到新房裏去,過幾天,我就來當新郎官。」

周志英聽罷此語,想著洞房花燭夜的快樂,想著當老闆娘的美景,不禁心花怒放,一頭撲到戴笠懷裏,又是擁抱,又是狂吻。

過了幾天,王秘書果然備轎車2輛,一部坐人,一部裝東西,向新房駛去。周志英已沉浸在婚禮的嚮往中,一點也沒想到轎車竟在息峰監獄停了下來。

「周小姐,到了,請下車吧!」王秘書說道。

周志英一看,頓感詫異!為什麼來接她的竟是監獄主任周養浩!於是問道:「怎麼來這裏?這不是監獄嗎?」

周養浩說道:「請到裏面說話,請到裏邊說話。」

等周志英一跨進監獄大門,就沒有她說話的自由了。周養浩把周志英關進了監獄的一個單人房間,當然,這並不是優待周志英,而是怕她對其他坐牢的人說出真相。至於王秘書,則出席周養浩為他舉行的宴會,大飽口福去了。

周志英在監獄本來應「優待」兩年,想不到提前出獄。她滿以為戴笠已回心轉意,回到重慶,又塗脂抹粉,送貨上門。誰知警衛一通報,戴笠不但不理她,還下令把她轟走。周志英竟在大庭廣眾之下放聲大哭起來。戴笠怕事情鬧大,就請她進來,對她說道:"周志英,你不要白日做夢,從今天起,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誰知,周志英以為「一日夫妻百日恩」,戴笠會念起舊情,回心轉意,於是賴在那裏不走。戴笠頓時火冒三丈,拿起雞毛帚,鋪天蓋地朝周志英打去。周卻思忖:"你越打,越證明我們之間有關係,越證明我是你的人。"於是,反而死死抱住戴笠大腿不放。戴笠一時無法脫身,只得狠命提起穿著皮鞋的雙腳,朝周志英踢去。可憐周志英渾身上下青一塊、紫一塊,仍不肯離去。戴笠只得叫兩名衛兵把周志英拉走。此時,戴笠已上氣不接下氣,軍醫聞風趕到,忙勸戴笠休息,並給他注射荷爾蒙護理。

周志英隨即被送往白公館監獄,關押幾天後,又被轉到她曾經呆過的地方--息峰監獄,她在那裏一待又是4年!戴笠死後,幸虧當年的總務處長沈醉向保密局提起周志英,周志英才恢復自由。

然而,周志英出獄後,不僅面容憔悴,蓬頭垢面,而且神經也已失常。在成都流浪一個時期以後,因貧困交加而離開這個罪惡的世界,到陰府找戴笠打官司去了。

本文摘自《諜殤:中國特工對日諜戰紀實》,南國生編著,團結出版社,2008年9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銀娛目標58元

銀娛(27)早前公佈去年業績,受惠澳門銀河及星際良好業績帶動,去年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