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東大嶼填海,白白拖了5年

政治因素干擾政府的決策過程,拖慢了政府的施政,最終令到普通市民受害。在覓地建樓的問題上,影響深遠,普通市民因此要更長期居住在極其狹窄的環境裡、挨貴租、挨貴樓。

昨天與一位熟悉香港土地政策的政界高人聊天,談到覓地的問題。他說很多覓地計劃,如果政府有足夠的決斷力,也沒有政治干擾的話,早已全速推行。但在香港,事情越拖越長,已經拖到大家已忘記該計劃曾經拍板,如今又要重頭開始,要再爭論一番。他說「明日大嶼」的填海計劃,就是一個好例子。讓我們看看「明日大嶼」的前世今生。

早於2014年1月15日,當時的行政長官梁振英在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公佈「東大嶼都會」計劃,說政府會進一步開發大嶼山東部對開的水域,打造東大嶼山都會,容納新增人口,甚至會在中區及九龍東之外,形成第三個商業區。同年2月26日,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宣讀預算案,再次提到此計劃,說政府會盡快開展相關研究。這就是如今「明日大嶼」的前身,也是在那個水域填海。

當時社會對開發東大嶼沒有強烈的意見,同年3月,發展局向立法會申請和東大嶼計劃相關的「中部水域人工島策略性研究」撥款,涉資2.269億元。當時沒有人想得到,這一個中部水域填海研究的撥款申請,最後竟然在兩年內兩次在立法會觸礁!

當時正值立法會拉布高峰期。第一次觸礁是因為反對派突襲,派出大量成員加入立法會工務小組,令到他們在工務小組的人數超過了建制派,「中部水域人工島策略性研究」撥款申請開會時,反對派突然離場,令到小組流會。

第二次觸礁因為立法會拉布情況越來越嚴重,當時「中部水域研究」撥款申請再次提上立法會,但最後因為有大量政府工程都在立法會工務小組及財委會排隊大塞車,政府見立法會休會在即,而堆積的撥款申請又太多,只好把一些非緊急的議題撤銷,大嶼山東部水域填海計劃的前期研究撥款申請,就這樣拉了下來。

人的生命短暫,政治拖延無窮。拖得幾拖,本來政府已經拍板想進行的填海大計,就此無疾而終。本屆政府於2017年上台後,沒有馬上推行覓地大計,改為委任覓地小組重頭開始去研究諮詢。這樣拖了大半年後,可能因為政府見到覓地方面無可再拖,特首林鄭月娥終於有去年10月的《施政報告》內提出「明日大嶼」計劃,要建填海造地1700公頃,以舒緩本地長期土地供應的不足。

玩來玩去,玩到今天,「明日大嶼」計劃的撥款申請又將提上立法會,預計反對派仍會繼續反對。和當年「東大嶼都會」差不多的填海計劃,一拖就是5年。填海屬長遠的土地供應,可能要15年以後,才會有單位落成。但大家一不留神,政治上只是輕輕一拖,就拖了5年時間。只要看看西九文化區,回歸開始時已經說了要搞,現在已回歸了21年,才開始見到一些眉目。

政治的拖延,造成的禍害,遠比想像中的嚴重。現在正住在100呎劏房的低下階層,或者買了128呎「龍床盤」的中產人士,究竟他們有沒有意識到,讓他們陷入這樣不堪的處境,不但影響到他們的生活,也影響到未來一代的成長空間,其實都是和政治有關?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