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四川「飛針走線」 「繡」出小康畫卷

「脫貧攻堅」是四川頭等大事。

初春時節的大涼山,索瑪花在微風中孕育着花骨朵。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一座座灰瓦白牆的新居錯落有致。成片的大棚裏,羊肚菌正在溫暖潮濕的空氣中悄然生長。

火普村去年摘掉「貧困帽」。(新華網圖片)

去年,火普村摘掉「貧困帽」,這個村之前是「空殼村」,直到2017年才有3000元集體經濟收入。「2018年,我們通過發展羊肚菌產業,村集體收入達到38000元。」火普村第一書記馬天說。

通往涼山州昭覺縣阿土勒爾村的扶梯(2016年,新華網圖片)

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曾是出行困難的「懸崖村」。前年,耗用6000根鋼管、120噸鋼材、近三萬人次人力,從山底通往村莊的2556級鋼梯竣工。因地制宜的「繡花」功夫,讓「懸崖村」結束「出行難」歷史,開啟新天地。

通往涼山州昭覺縣阿土勒爾村的扶梯(2017年,新華網圖片)

農家樂、包穀釀酒作坊、帳篷酒店……愈來愈多「新玩意」出現在「懸崖村」。村裏還引進旅遊公司,修建旅遊索道,村民拿起手機,向外界傳遞村裏大小事。因直播在鋼梯上飛簷走壁而走紅的村民莫沙拉博,還成為村裏首位被旅遊公司聘任的戶外攀岩領隊。居民的思路如今更加清晰——發展旅遊文化產業脫貧致富。

昭覺縣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炊煙處處。(新華網圖片)

發生變化的不只是大涼山地區。隨着易地扶貧搬遷、藏區新居、彝家新寨、產業就業等政策落地,四川前年實現15個貧困縣脫貧摘帽基礎上,去年又減貧104萬人,貧困率從2013年底的9.6%降至去年底的1.1%。

在四川11501個貧困村中,每村實現一名聯繫領導、一個幫扶單位、一個駐村工作組、一名第一書記、一名農技員的「五個一」全覆蓋。

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新華網圖片)

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平均海拔3800多米,也是連片特困地區之一。這裏部分貧困村人口稀少,受地域位置和海拔高度影響,資源匱乏且分布不均。「高原山區特殊,如果在每個村組搞特色產業,資源稟賦不允許,也無法形成市場效益。」甘孜州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張國富說。

四川實施民族地區15年免費教育、深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及省內對口幫扶,將防止返貧和繼續攻堅統籌起來,銜接脫貧與鄉村振興。在「飛針走線」的精細「繡花」中,昔日貧瘠之地正奔向小康。

南江縣橋亭鎮結合水庫移民安置,打造旅遊觀光、休閒度假、美食住宿、特色農業於一身。(新華網圖片)

位於岷江上游幹熱河谷的茂縣,土地多呈碎片化。近年,茂縣選派農技人員深入全縣貧困村,結對開展技術扶貧行動,全縣六萬畝青脆李子成為村民「搖錢樹」,去年,茂縣成功脫貧摘帽。

汶川縣克枯鄉大寺村,棟棟羌族特色的民居聳立山腰之間。幾年前,這個村還是典型貧困村,村民通過種植李子、藍莓等脫困。現在,大寺村發展民宿經濟和生態旅遊。去年春節前後,來自成都、重慶、綿陽等地遊客達十萬人,全村實現旅遊銷售、接待、服務等收入超過20萬元。

南江縣橋亭鎮(新華網圖片)

在四川深溝大山之中,依靠特色產業擺脫貧困的地區,又依託產業梯次發展,邁向鄉村振興,繪就一幅幅美好生活的新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