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認為羅老太被操控 羅嘉瑞否認有意獨攬大權

羅嘉瑞笑言自己只是一名「雜工」

鷹君集團「羅老太」羅杜莉君入稟控告匯豐國際信託一案,今早在高等法院續審,羅老太三子羅嘉瑞以辯方最後一名證人身份出庭作供。羅嘉瑞否認有「獨攬」鷹君大權之意,強調自己無絕對控制權,亦無意提出全面收購鷹君。羅嘉瑞續指,父母從無向他提及要維持鷹君由家族子女共同營運,2人的1988年意願書亦無提及鷹君的管理事宜。

羅嘉瑞直言感到非常難過認為母親被人操控。

羅嘉瑞指,鷹君作為上市公司,他以外的多名董事都對公司負責,說他擁鷹君控制權並不正確。他更笑言,事實上他的身份只是一名「雜工」(goffer)。原告方資深大律師余若海質疑,羅嘉瑞持有逾30%股份能實際地掌控鷹君,羅嘉瑞反駁指唯有持股逾50%才可控制公司,更反問:「或許我聽不明英文,有人可幫我嗎?」

鷹君集團「羅老太」羅杜莉君。

羅嘉瑞形容,羅老太是疼愛子女的母親,子女需要時總會出手幫助,子女都尊重她,但實際上如何幫助子女,她不盡知道。余若海指,匯豐信託於2008年至2015年間3度向受益人派息,全非匯豐信託一方之意,相反是羅老太簽署首肯。羅嘉瑞同意頭2次派息均由他向匯豐提出要求,但信託人在第3次派息中曾給予意見,母親角色亦被動。

羅嘉瑞(左)直言感到非常難過認為母親被人操控。

至於羅老太於2016年草擬新意願書要求取回信託資產,羅嘉瑞直言感到非常難過,認為母親被人操控,但若此舉真是羅老太的真實想法,他會尊重母親。余若海隨即追問,羅嘉瑞會有何行動以表對母親尊重,羅嘉瑞指從無想過這問題。

羅鷹瑞兒子羅俊禮今到庭旁聽。

余若海質疑,羅嘉瑞明知父親於2001年已被診斷為無精神能力人士,仍於2004年誘使父親同意將信託資產分配予6名子女,令信託失去鷹君控制權。羅嘉瑞否認指,父親直至2004年仍在鷹君辦公室出現,又可自行簽署支票,只是短期記憶大不如前。

羅嘉瑞兒子羅俊謙亦有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