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指羅啟瑞編故事惡待母親 羅嘉瑞:長兄都覺離譜而「轉軚」

羅老太搬進沙田的酒店後,羅嘉瑞等人難以接近母親

鷹君集團「羅老太」羅杜莉君入稟控告匯豐國際信託一案今午續審。作供的羅老太三子羅嘉瑞繼續批評胞弟羅啟瑞,直指他威脅要「買哂」兄弟姊妹手持的鷹君股份、拒絕與母親見面等,都是對方編造的故事。他更透露羅啟瑞曾因羅老太不明白新意願書內容而予以「不當對待」,站在羅啟瑞陣營的長兄羅孔瑞,也因感到整件事太背信棄義而「轉軚」。

羅啟瑞

原告方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指,羅嘉瑞於2015年11月一次家族會議上,曾威脅兄弟姊妹他有足夠股票「炒哂你地」。羅嘉瑞同意指,當年11月23日一次家族會議上,他曾與同場的3名兄弟姊妹--羅孔瑞、羅啟瑞與羅慧琦,討論委任其兒子羅俊謙為鷹君執董,他或在激烈爭論間說出「某些事情」。

羅康瑞

惟羅嘉瑞強調,羅孔瑞與羅啟瑞曾於會議前2個多小時,帶羅慧琦到律師行閱覽仍未給羅老太簽署的新意願書,引發該次爭論。羅啟瑞卻以此編造故事,作為他興訟的理據。

羅俊謙(左)、羅嘉瑞(右)

羅嘉瑞更透露,雖然羅孔瑞當年負責聘請律師行為羅老太草擬新意願書,惟後來他也感到整件事太「離譜」,寫信痛斥他誤導和孤立母親,進一步印證羅啟瑞的計謀。當羅老太搬進沙田的酒店後,羅嘉瑞等人難以接近母親。他表示在剛過去羅老太的百歲壽辰當日,他欲上前與母親合照也遇上諸多阻攔。

羅嘉瑞(左);羅老太(右)

余若海質疑,羅嘉瑞有至少3次機會與羅老太會面,他卻一一拒絕。羅嘉瑞強調自己希望與母親見面,但前提是不受律師束縛(free of legal bondage)。他舉例指,當他拒絕在2016年10月27日會面前,羅老太早已知悉羅嘉瑞、羅康瑞與羅鷹瑞「三子」當日不會有空,她更祝福將要遠赴美國的羅嘉瑞道:「你走嘅時候小心啲啊!好凍啊!」羅啟瑞卻與律師行聯手,明知三子無暇仍向他們發信,要求他們與羅老太會面,以製造三子拒見母親的假象。

羅嘉瑞今午完成作供,原告方將於下周一重新傳召辯方證人Brent York作盤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