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法官講得遠了 CY發文反駁 曾出庭作供無需迴避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前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涉以「臭魚三文治」襲擊時任特首梁振英早前被定罪後提出上訴,昨日(3月6日)獲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邱智立裁定他上訴得直。

邱智立法官在判詞最後有一段,廣泛被傳媒引述: 「有一點令本席大惑不解的,就是為甚麼控方不直接控告上訴人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而選擇以控方第二證人(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作為受襲擊者。如上文所分析,案中有充足的證據證明上訴人(吳文遠) 觸犯了普通襲擊梁振英先生的罪行。如果因為梁振英先生是當時的特首,檢控當局為了要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作出這樣選擇的話,那檢控當局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而作出一個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這做法明顯地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的。當然本席必須指出,本席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亦不會作出揣測。」

CY

邱智立法官的判詞。

邱官這一段話,惹起案中當事人梁振英反駁。CY在社交媒體上發貼,指邱智立
這句「如果」成為傳媒報道重點。

CY2

CY在社交媒體的貼文。

CY話,「我想指出:吳文遠襲擊案發生在2016年9月4日,而在案發之前四個月的2016年4月19日,我已經在黃毓民襲擊案中出庭作證,而且作證時間甚長,當時傳媒亦有廣泛報道。而在吳文遠案中我亦有出庭作證, 當時傳媒也有廣泛報逢,因此不存在在吳文遠一案中任何避免傳召我作為控方證人的可能。」

金牙大狀分析,CY一早已在黃毓民案已出庭,所以律政司沒有理由因為怕要CY出庭,而不告吳文遠襲擊CY而改告吳襲擊保護CY的總督察劉泳鈞。其實睇案情就知,吳文遠用三文治掟CY,CY低頭避開,三文治掟向CY身後的總督察,總督察一手把三文治拍開。由於三文治擊中總督察,所以告吳文遠襲擊總督察十分正路。

金牙大狀進一步推論,如果有人開槍射特首,特首避開了,但射死了特首身後的G4人員,也是告那人謀殺G4,若以特首為主體,只能告意圖謀殺,因為特首都無被槍殺。所以律政司告吳文遠襲擊總督察,是合理的選擇。

Ariel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