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揭秘林彪的兩份「九八手令」:孰真孰假?


林彪事件之後,中共中央公佈的林彪手令是一份撕碎了拼湊在一起的,豎寫。(網路圖)

最近,看到武健華所寫的《「九一三」事件後對林彪住地的清查工作》一文(載2011年第12期《黨史博覽》),不由得大吃一驚!

武文說,「九一三」事件發生後,當時是中央警衛局和八三四一部隊的幹部武健華,和中央辦公廳機要室處長賴奎、中央辦公廳政治部秘書王歆一起,到北戴河中央療養院林彪、葉群所住的96號樓清查文件。他們三人執行的這項絕密任務,是遵照周恩來總理的囑咐,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安排的。

武文中有這樣一段:「集中以後,我們又仔細進行梳理,分清急緩予以處置。就在我們進入96號樓的第二天,我們清理出一張32開大的一張白紙,上面用紅鉛筆寫的‘盼照立果、宇馳傳達的命令辦。林彪九·八’。當時我們只知道這份材料非常重要,馬上派專人急送中央辦公廳,後來才知道,這就是中央公佈的林彪寫的‘九八手令’。」

事實並非如此!

中央公佈的林彪手令,並不是北戴河清出的這份,而是一份撕碎了拼湊在一起的,豎寫,內容是:「盼照立果、宇馳同志傳達的命令辦。林彪九月八日」。(見汪東興:《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當代中國出版社1997年11月版,第131頁)當時配有撕碎了的手令照片,傳達到全黨全國全軍。對此,吳德在回憶錄中說,周宇馳劫奪的直升機被迫降在懷柔縣沙峪的莊稼地里後,知道跑不了了,於是為毀滅罪證,他撕碎了林彪的政變手令,然後和於新野相約自殺了。隨後趕來的北京衛戍區部隊把現場繳獲的碎紙片拼湊在一起,這才對出了林彪手令(見吳德口述:《十年風雨紀事》,當代中國出版社2008年6月版,第102-105頁)。而且,當時說林彪手令寫在一張16開白紙上,而不是武文所說的32開白紙(見劉回年等:《林彪反革命政變破產記》,熊華源、安建設著《林彪反革命集團覆滅紀實》,中央文獻出版社1995年6月版,第98頁)。

這裏,使人對「九一三」事件產生出新的疑問和聯想,令人不解的問題有三:其一,林彪怎麼會寫下兩份手令?孰真孰假?其二,既然中央已經見到從北戴河林彪卧室清出的完整的手令,為什麼公佈一份撕碎了的?其三,撕碎了的林彪手令會不會是林立果、周宇馳偽造的?否則,怎麼解釋林彪手令原件還留在林彪卧室?

這些問題值得進一步研究。

(作者張聿溫(《中國空軍》雜誌原主編)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