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從澳洲回流堅持講廣東話 杜敬謙:我是香港人

杜敬謙勤奮向上的態度,會一直留存在友人的心中。

「我知我是香港人,就要識寫識講廣東話!」已故的杜敬謙兩歲起隨父母移居澳洲,說英語、舉止西化從來是生活習慣。不過,自一七年決意回流香港後,他很努力適應一個語言和氣候截然不同的地方,受訪時更堅持以還在學習的廣東話對答,只盼真正融入香港。

當年在受訪期間,杜敬謙堅持以半鹹淡廣東話對答。資料圖片

《星島日報》一七年曾邀約杜敬謙作專訪,初來港長居的他人生路不熟,卻盡力滿足記者要求,得知訪問地點在港島西區後,早一晚便預習由沙田體育學院宿舍出發的路線,準時赴會。在受訪期間,他更堅持以半鹹淡廣東話對答,又頻頻請教記者不同詞語的正確發音,並對電車和蝦餃燒賣等香港文化深感興趣。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原來,在杜敬謙努力解決語言難題的背後,只為一個原因:「我在香港出生,我知道我是香港人,就要識寫識講廣東話!」近兩年他的廣東話不斷進步,也火速適應香港生活,他歸功於任職專業語言治療師的港人女友Kelly:「每當我生活遇上難題,特別是語言,Kelly均會耐心解難。無你,就無我!」

杜敬謙終年26歲。(資料圖片)

此外,杜敬謙更會把少年時代在澳洲練水的經歷掛在口邊,只盼鼓勵泳壇後輩發憤圖強。他曾說:「我在四歲起參與游泳興趣班,別人一般學十堂便可考核升級,但我總是學不懂基本泳式,起碼過了三、四十堂才成功升級。加上是華人體格,身型較輸蝕,幸好我未有泄氣,不繼改善技術和體力,憑後天努力追上進度,終於由校隊、區隊,一直爬至澳洲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