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級惡霸

本屆奧斯卡最佳電影之一《為副不仁》(Vice)講述2000年就任副總統的切尼,因為在能源企業任職高層,加上在政界打滾多年,於是利用公職賦予的權力及突發的911事件,發動以反恐為名的戰爭,實現政商兩界奪取伊拉克石油的野心。雖然戰爭造成過萬名士兵傷亡、超過20萬平民流離失所,但是面對龐大利益,任何別國的安危便不在美國考慮之列。即使時移世易,總統一職已經換人,美國的惡霸心態依然不變。

 

踏入2019年,本來經濟困頓、社會不穩的南美國家委內瑞拉經歷更加嚴重的危機,因為這個由強人馬杜羅執政的國家面對超級惡霸美國的多方面威脅。


馬杜羅在今年1月總統選舉宣佈勝選,繼續執政,獲得美國支持的反對派立即作出回應,先發動群眾上街示威,要求馬杜羅辭職。後有國民議會反對派領袖瓜伊多成立臨時政府,自封臨時總統,企圖否定馬杜羅的合法執政地位,亦導致國家陷入嚴重的政活動盪和社會撕裂。


由於美國急於建立臨時政府的認受性,便利用自身的國際影響力,逼使大部分美洲國家承認地位,其後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亦有跟隨,試圖透過外交及輿論力量向馬杜羅施壓,逼使其辭職,將權力交予由美國控制的反對派手上。


當發現馬杜羅腹背受敵仍然毫無一絲退讓,美國便轉而打出經濟牌,制裁委國的石油出口。由於委國的石油資源豐富,出口石油更是該國的重要收入來源,此舉大大削弱馬杜羅政府的財政能力,估計連同石油公司在美國的資產,該國將失去110億美元的收益,進一步影響經濟及民生,執政難度大大提高。


當承受一切打擊的馬杜羅仍然不願屈服,美國總統特朗普便「出口術」,表明美國會採取任何手段打擊現有政權,意即可能透過軍事入侵行動推翻馬杜羅政府。其不滅馬杜羅誓不休的決心,著實教人震驚。


經常吹噓民主、法治精神的美國,當然會祭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例如推翻獨裁政府、挽救委國飢荒情況等漂亮的原因,作為以上種種明目張膽干涉別國內政的行為合理基礎。然而,能夠逼做美國政府出動大量資源,扶植國內國外反政府勢力,理由只有一個,利益是也!


第一種利益,是委內瑞拉的石油資源。作為世界主要石油出口國,加上擁有世界最多的石油儲藏,委國的石油自然受到美國虎視眈眈。假如美國能夠將石油企業從委國政府中釋出,並以私人發展為由從中控制,將大大有利美方的能源安全和經濟效益,有助鞏固全球霸主地位。


第二種利益,是意識形態之爭。無疑,實施社會主義的委內瑞拉面臨極高的通脹問題,導致經濟蕭條,民生困苦,但是國家掌握大部分資源和企業,可以避免別國利用投資侵略,保障國民利益。此一想法,與資本主義掛帥的美國大相逕庭,形成矛盾,在地緣政治中成為美國霸權的不穩定的因素,因此美國常欲除之而後快。


事實上,兩種利益的背後,都是以美國利益為中心的考慮。換言之,美國只是以一己好惡,便做出破壞別國主權、製造社會矛盾、刺激民生凋敝、試圖搶奪資源的壞事,情況何異於惡霸乎?


十多年前的伊拉克、數年前的利北亞、到今天委內瑞拉,經歷沉痛的國家磨難,既是出於美國的計算,亦因為實力不強,所以任人魚肉。所以,國家強大,統一,才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中安身立命之道。

黃遠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不看好郭台銘

台灣首富郭台銘終於宣佈參加總統選舉,身為國民黨黨員的他,更加安份守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