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當年的毛孩變「生炆龍虎鳳」俾人食 今天有人為照顧50隻毛孩搞到身體壞晒

我兒時的家,我兒時媽媽的報紙檔,有一頭沒主人的流浪狗,每天跟著我媽媽,跟她每戶每屋派報紙,然後回到報紙檔,更懂走入擺放報紙雜誌架下,趴睡休息,不會妨礙,買賣報紙做生意。

牠在晚上更緊跟我媽媽,從弼街高聲酒家報檔,回到豉油街,我們的劏房。牠當然不能,進入室內,入劏房外都不能。牠只可吃及睡在,房屋外樓梯底。我比較牠好得多,可以睡在,二格床床底,即睡在地上,在鋪滿的報紙上面,睡大覺。從小睡在地上,到近7至8歲,有個在廁所上搭的閣仔,包租婆姑媽的租客搬咗,租極都租不出去。我很喜歡的廁所閣仔,我一躍跳,就擒咗上去睡。老來中醫說,我身體內,好重寒濕氣,可能因為細時睡地下多。好彩老來有點銀,可以找醫生解救。

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千年中國,無數重覆又重覆的苦難。在這些歲月,内地戰亂,人人赤脚走難到香港,包括我們一家。我記憶中,我們一家人,要我到六至七歲,全家才有拖鞋穿。我們已經比較鄰家報紙檔孩子,幸福多哪,因為我可以穿著拖鞋,向他們炫耀。今天貧窮的家庭,不及當年半成的苦,因為以前,英國政府,不會有任何救助。有得救,有得幫,都是熱心人士及教會,向孩子派一罐壽星公或鷹嘜煉奶,給點麵包皮,我們已經全身溫暖,十分感動。
尤其要寫一寫,以前廣安銀行,太子爺梁定邦醫生,及梁國華牙醫。他們幫我們,全家治病不收銀。梁定邦醫生,更要求廣安銀行,幫襯我媽媽訂報紙。梁醫生人好,善心常常幫助,弱勢人群。正所謂常做善事,必有好報,上帝必幫好人。所以蛇蟲鼠輩,壞人衰人。搞梁醫生,通通都給,上帝送去監獄,吃免費餐。

梁定邦醫生是大善人,2007險遭綁架,最後吉人天相,涉案內地男被判監14年。

梁定邦醫生是大善人,2007險遭綁架,最後吉人天相,涉案內地男被判監14年。

當年有旺角醫生樓稱譽的金輪大厦。梁國華牙醫,幫我們小朋友,免費治牙,更送一毛錢,给我買雪榚,幫我拔掉,牙齒的痛。香港人的愛心熱心,自古到今天都有。當年萬物,人和狗及任何動物,都要絕對聽話,否則後果嚴重到成面血。我就是,頑皮到久不久,就給父親,兜頭兜面,用鐵通打到,滿面都是血。熱心寶嬸見到叫: 「你打賊阿佳哥? 」所以我從來沒見到,嗰條流浪狗吭過一聲,抗議過一句。

當然,包括我與胞兄,及三伯父的兩個孩子,四個小孩,睡在一張二格床地下的報紙上。當年都算利害,養人都咁艱難,竟然我家,可以養寵物。當年家家有飯剩,旁邊個碗剩粒米飯,我都會搶來吃。所以流浪狗有得吃,都算是,亂世之中,非常之好彩犬。在那個年代,狗與貓及老鼠,與不知名動物,都會被人在食物攤檔,掛住羊頭,當羊肉賣,說不定人肉可能都會吃得到。亦有好多阿叔,貼住「生炆龍虎鳳」的招紙,在街頭橫巷,擺放枱椅售賣。所以街上絕少流浪的動物,任何病了跛了或皮膚病的動物,最後都去到我們當年香港人,的胃腸肚裏。

到我們大到懂識得行路,天仍深黑,我們就要起身,擦牙無份,抹面亦都無份,我寫「起身」,不寫「起床」,因為我無床睡。沒有清潔自己,對細路仔來講,可能更舒服?就要跟媽媽,上街叫賣報紙。以前除了搭架,擺放賣報紙,更會將報紙,頂在頭上,挾在腋下,放在膊頭,上街頭,上酒家,上茶樓,沿途叫賣。我的大妹妹,不知是否,年少捱得辛苦,眼睛出了毛病。父親竟然,買了隻懂得用牠精利的眼睛,望住我們的貓頭鷹,燉熟了,給大妹妹食治眼病。今天我的大妹妹,巳過花甲,她認報紙及銀紙,都明亮精準,真是要多謝,果隻為我大妺妹奉獻生命,的貓頭鷹。

五十多年前的事,太朦朧了。但是中醫師,話我身體,又濕又寒氣多,令我想起小孩事。今天,我的公司,有位夥伴,身體越來越差。我說:「是否工作多,不如減輕部份工作,改善身體重要啊。」他即時說: 「不關工作事,可能太愛毛孩。放工除了。打理家庭,三個小朋友。重要做咗毛孩義工。」

這是他的愛心,令他再與友人,在新界租農地,收養了五十多頭,流浪的毛孩。今天,比五十多年前,苦難的年代。毛孩比人幸福多了,我的同仁將他所有,用於毛孩上。更天天放工,去幫忙毛孩清潔,全面清洗,餵飼牠們。他為了毛孩,弄到自己,越來越差,仍樂此不疲。
我想現今都市人,是不是有都市病?什麼病?愛心愛物病?偉大人道病?

以下是我親愛的工作夥伴,給我的信: 「多謝老闆已經收到兩樽藥粉,早前都想同你講我個情況但係因為太忙忘記了,好多謝老闆嘅關心,因為我自身嘅關係,真係冇太多錢睇醫生同埋時間,因為我早幾年開始做動物義工去幫助流浪狗,已經累積左差唔多成50隻唐狗要照顧,同人夾錢租左地方,屋企仲有三個小朋友要照顧,除咗要付出好多時間,我仲有租金水電糧食,所以每一日做完工作都要分配時間喺屋企或者係狗場,又或者可能係呢幾年太疲累導致身體唔好同埋甩頭髮,所以好多謝老闆嘅照顧同埋關心。」

正所謂,坐飛機都要,照顧好自己,才幫人帶上安全帶。不顧自己,而去幫忙別人或萬物,這是有病,嚴重可能重病或危亡。

我又反思,是否做什麼過了盡頭,就到了塔利班,到了赤軍,到了拉登的地步。正猶如港獨人士,過了份,傷害自己,又害了別人?

香港電台天天播,時時講,問條紅線劃成點,要林鄭,親口講。其實紅線與生俱來,人人都要遵守。我說,獨立不可,搞亂香港,更不能。這條基本守則,人人都要傳播。

小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