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鷹君爭產案結案陳辭 匯豐: 羅旭瑞羅啟瑞撐母為謀利

匯豐大律師指,羅氏家族信託成為家族糾紛的戰場。

鷹君集團「羅老太」羅杜莉君控告匯豐國際信託一案,與訟雙方今起一連4日在高等法院作結案陳辭。匯豐一方大律師指,羅氏家族信託成為家族糾紛的戰場,又批評現時剩下來仍支持母親的3名子女,當中羅旭瑞與羅啟瑞均各有目的,要在牽涉重大實質利益的家族糾紛中謀取私利。

匯豐一方御用大律師批評,羅旭瑞與羅啟瑞支持羅老太均各有目的。資料圖片

代表匯豐信託的御用大律師Paul Girolami指,羅老太聲稱要取回信託資產的控制權,後果是剝奪那些不支持母親或被指「不孝」的子女的利益,不符信託目的。由於羅家內部糾紛於2016年升級,匯豐信託無法如昔日般管理家族信託,故於夏天提出分拆家族信託的方案,但同時維持家族信託於鷹君的控制權。惟羅老太無法透過任何方案,取回所有信託資產或控制權,故指控匯豐偏袒羅老太的敵對陣營。

匯豐一方御用大律師批評,羅旭瑞與羅啟瑞支持羅老太均各有目的。資料圖片

關於羅嘉瑞,Girolami指對方在信託管理的參與僅限於投資決定,而匯豐信託完全有權自行決定是否從市場購買鷹君股份,無需聽從羅老太指示。Girolami又認為,原告方案情跳脫,陳辭中混淆不同詞語的意思,例如交替地使用「控股股東」和「單一最大股東」、「信託目的」和「羅老先生的意願」等,令法庭無所適從。

匯豐一方御用大律師批評,羅旭瑞與羅啟瑞(右圖)支持羅老太均各有目的。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