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張作霖的恩人增韞 雖為滿蒙卻暗中力保秋瑾靈柩

「東北王」張作霖的崛起,是多得增韞提拔。作為蒙古鑲黃旗的增韞,卻敬佩反清先驅秋瑾的人品,暗中幫忙保護她的靈柩,事件鮮為人知。革命後死裡逃生,對政治心灰意冷,即使張作霖力邀也不出山。

增韞清服像 (網上圖片)

清末民初大亂世,局勢動盪不安,卻湧現不少奇人異士,當中「東北王」張作霖的恩人增韞就是其中代表。增韞是蒙古鑲黃旗人,「生員」秀才出生,早年間經歷不詳。光緒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增韞出任奉天省新民知府,期間最大成就,無疑是將土匪張作霖的隊伍改編為正規軍,並對他大力提拔。

張作霖是奉天省海城縣人,13歲因為其父張有財被賭徒打死,便與兄長一起替父報仇,事後因為畏懼追捕,便潛逃至營口。甲午戰爭爆發後,駐屯營口的奉天軍務會辦宋慶在當地招兵,張作霖為了糊口,便加入「毅軍」,起初擔任宋慶的衛士,後來成為伍長。

年輕的張作霖 (網上圖片)

清軍戰敗後,張作霖脫離隊伍,加入大土匪馮德麟陣營。張作霖為人講義氣、有膽識,有梟雄之氣,在匪幫中脫穎而出,與馮德麟合組「保險隊」,名義上維持社會秩序,實際上打家劫舍。「保險隊」縱橫遼河兩岸,勢力越來越強,引起清廷注意,盛京將軍增祺奉命剿匪,每每失敗告終。為此,增祺改而招安,希望將「保險隊」改編為正規軍,為清廷效力。對於這個方案,張作霖很感興趣,並於光緒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接受招安。

張作霖雖然在增祺的招安下投誠,但具體的收編事宜,則由新民知府增韞來負責。增韞頗能識人鑑人,很欣賞張作霖的梟雄氣質,所以甚是看重他。張作霖接受改編後,協助增韞鎮壓土匪、維持治安,起初擔任馬隊幫帶,後因功晉升為管帶。三年後,增韞因剿匪有功升任奉天府尹,並繼續大力提攜張作霖。

增韞 (網上圖片)

然而,增韞坐在奉天府尹的位子只有半年,改任直隸按察使,與張作霖分開。增韞在直隸任職3年間,政績突出,深得前後兩任總督袁世凱、楊士驤的器重,被清廷拔擢為浙江巡撫。增韞為官清廉,並熱心立憲事業,與「立憲派」首領湯壽潛等人關係融洽,因此在浙江的名聲甚佳。不僅如此,增韞在任時還做了一件不能為外人明說的善事,就是妥善保護秋瑾的靈柩。

秋瑾就義後,兩位好友遵照其遺願,把她的遺骨埋葬在西湖的西泠橋畔,沒想到數年後被清廷發覺,下令增韞徹查此事,並剷平秋瑾墳墓。增韞雖是滿蒙貴族,主張驅逐秋瑾,但敬佩她的人品,因此不想把事情做絕。

秋瑾 (網上圖片)

為此,增韞在徵求老上級張之洞的建議,暗中派人通知自己先前的同僚、時任黑龍江提法使、秋瑾的堂叔秋桐豫,要求他火速回到杭州為秋瑾遷葬。妥善處理後,增韞才率人剷平西泠橋畔的秋瑾墓,隨即向朝廷報功。

辛亥革命時,武漢中華民國軍政府 (網上圖片)

由於此事極度機密,無論是增韞還是秋桐豫,都不能對外人明言此事,所以害得增韞被浙江士紳誤解,並被革命黨恨入骨髓。所以等到武昌起義爆發後,新軍軍官為響應革命,便率敢死隊沖入巡撫衙門,活捉增韞,打算就地正法。幸得被革命黨推舉為都督的湯壽潛站出來為增韞求情,並且聲稱若革命黨不答應他的請求,他便不肯做都督。由於湯壽潛在浙江極有威望,所以新軍等人便答應了他的請求。

增韞死裡逃生後,隨即被湯壽潛禮送到上海,還贈送給增韞五百塊大洋作路費。經此一劫,增韞對仕途心灰意冷,除了在袁世凱時期擔任過參政院參政,再不肯出山任職。等到袁世凱死後,增韞便回到東北養老,一度擔任過哈爾濱佛教會會長職務,並曾組織過慈善會。期間,張作霖曾多次力邀恩人出山任職,但均被增韞以年老體衰為由婉拒。增韞活到「九一八」事變後,在哈爾濱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