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鋼筋水泥暗藏「生態密碼」 走進上海城市綠道

踏出家門就是綠色。

上海民眾在綠道散步。(新華網圖片)

城市人都喜歡趁放假時外出走走,呼吸新鮮空氣,享受美景,不過綠化帶有時「看得見」卻「走不進」,有些公園明明「走得進」卻有點遠。如今,上海綠道建設讓綠色就在「家門口」,讓綠色「看得見」也「走得進」,整個城市都被綠色串聯。

徐匯區龍華街道臨近黃浦江,沿江綠道成為附近居民休閒好去處。綠道設有座椅、花壇,途經一個小碼頭、一座美術館,又分設跑步道和散步道,方便不同速度的人流。

上海莘莊地鐵站旁的綠道內,行人走在楊柳樹下。(新華網圖片)

這是黃浦江綠道上的一小段,如今黃浦江45公里岸線公共空間全部貫通,一條蜿蜒綠道遠遠鋪開,貫通沿線五區。作為市級綠道,結合不同生態屬性,綠道不同路段規劃了不同主題。

上海早櫻的粉白花瓣起舞,「浪漫櫻花道」成為幾處綠道的特色。粉黛亂子草——上海新晉「網紅草」,花期在秋季,花朵是粉色雲霧狀,大規模種植後景色壯觀,閔行區一段綠道種植了這種草,秋季成為市民的「打卡聖地」。黃浦濱江綠道的世博園區段,布置杜鵑園、月季園、岩石園等,不同季節呈現不同風光。

行人走在玉蘭樹下。(新華網圖片)

綠道串起來的不只是景色,還有記憶。十六鋪碼頭——曾經是上海的水上門戶,也是老上海人的回憶。老碼頭的藥材倉庫將改成藥材主題公園,木行會變成以高大喬木為主題的公園,綠道從中穿過。

除了路邊的風景,還有各種便民設施,「過去城市綠色只能遠遠地看,現在市民可以走入其中,在裏面散步嬉戲,我覺得這就是綠道的價值。」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理局規劃發展處副處長張瑩萍說。「在開展上海的綠道規劃之始,我們問自己,市民需要怎麼樣的綠色空間?」

民眾在綠道休憩。(新華網圖片)

要能貫通。「想像一下,在城市任意一個地方,都能很快進入綠道系統,在遠離城市喧囂的綠色裡,步行或騎行。不用出綠道,一直走下去,就到達下一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上海市綠化管理指導站技術指導科副科長王本耀說。

要通到家門口。「讓居民沿著綠道從外面走進社區,或者說居民最多步行15分鐘能夠進入城市綠道系統。」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理局副局長方岩介紹,社區綠道是上海綠道一大特點。截至去年底,上海完成綠道671公里,當中119公里是市級綠道、區級165公里、社區級387公里。

劉阿姨家住新江灣城,一條綠道連接地鐵10號線的新江灣城站、社區文化中心、街心公園,不論晨練、出行、去文化中心,都不用出綠道。「滿眼綠色,心情就變得很好。」

綠道地面印有「上海綠道」和行人通行的標誌。(新華網圖片)

上海面臨自然資源匱乏,怎樣在這個人口密度高、建築密度大的地區,盡可能擠出綠色空間?綠道貫通難度大,建設中遇到數不清的難題。今年點蘇州河綠道加緊建設,普陀區7.5公里綠道規劃中就需打通中斷點13個。上海不少綠道依河而建,但很多河邊空間已被擠佔,包括企業和違法建築,如何能把河邊「空出來」,如何與相關企業單位協商是個問題。

更多的應對方式是「借道」。以徐匯區為例,作為中心城區,衡山路附近綠地資源不多,於是徐家匯公園、在建的體育公園都被看作「可借」資源,劃進綠道的貫通規劃中。徐匯區不少林蔭道景色宜人,兩旁梧桐樹年齡超過80歲,同樣也被利用起來。

綠道出入口標誌牌指引周邊道路情況。(新華網圖片)

更大難點是如何增建綠道,當中打開封閉防護林帶,是增建綠道的重要方式。滬閔路上的綠帶原本是「看得見走不進」的封閉狀態,那兒本是地鐵5號線防護綠帶,經過十幾年生長,樹木十分很濃密。為了「看得見走得進」,閔行區調整了綠帶植被,對植物密度抽稀、增加色葉樹種、觀賞樹種。錯落有致的植被,在不同季節給居民帶來不同感受。

其次是管理,為了讓綠道更貼合居民需求,調研後增設休息驛站、為遛狗的人準備拾糞器、給露天的藤架加蓋了頂棚供市民休息等。

「城市的綠道網路建設不容易。」方岩說,綠道建設需要依託城市原有的綠帶,這些正是上海缺乏的。隨着老城改造,城市規劃中會預留更多綠地建設綠道,預計2035年,上海綠道網路將會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