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一根拐杖一生奉獻 鄉村老師堅守山區42年

疾病沒有擊倒他,繼續發放無盡大愛。

普通人走一小步,不到一秒,但對於因小兒麻痹症導致腿部殘疾的高自仁來說,卻需要三個步驟:用拐杖撐住前方,身體往前移動,保持平衡後再繼續下一步。

高自仁教導學生做功課。(新華網圖片)

過去42年,高自仁在江西省南昌市灣里區梅嶺鎮大山裏教學,用壞了60多根拐杖。這些破爛了的拐杖,撐起鄉村學子的明天。

60歲的高自仁生於普通農村家庭,不到一歲時患上小兒麻痹症,因為未有及時醫治,左腿肌肉萎縮,不能正常走路,只能借助板凳一步一步挪動。

高自仁為一年級學生上課。(新華網圖片)

憑藉個人的毅力,高自仁完成從小學到高中的學業。1977年,村幹部找到剛剛高中畢業的高自仁,告訴他村裏小學的兩名老師走了,請他去頂幾天。

高自仁行動不便,每次上講台上課都汗流浹背。(新華網圖片)

高自仁回首求學路,深知教師的引路人作用,更想起像自己這樣身患殘疾的特殊學生,正是在老師呵護鼓勵下才得以求學,於是他答應試一試。這一試就是42年。

高自仁拄着拐杖帶領學生下樓。(新華網圖片)

42年裏,高自仁用60多根拐杖走遍梅嶺的山山水水,教育一代又一代山裏的孩子。「以前都是沙石路、泥路,摔跤是常有的事。」高自仁的左手手心被拐杖磨出厚厚的老繭,隔幾周就要拿刀削一次,「不然頂着不舒服」。碰到雨雪天,不方便打傘的他只能穿着雨衣拄着拐杖走。「有一年下大雪,我走了一個多小時,如果不是學校的同事趕來接我,我可能就滑到山溝裏了。」高自仁說。

午飯前,高自仁幫助孩子們洗手。(新華網圖片)

跟高自仁共事多年的高揚耀說:「別看他走路不方便,每天他肯定是最早來學校。」說起教學路的艱辛,高自仁總是先說一句:「現在已經好多了。」在他看來,這42年最深刻的感受並非苦難,而是「自豪」。

「教了那麼多年,教出了很多學生,過年過節回來都來看看我,被人惦記的感覺很好。」高自仁笑着說。

高自仁把剛做好的熱菜端上桌,孩子們都等他開飯。(新華網圖片)

回想起初到學校時,從小在山裏長大的高自仁普通話說得不好。他堅持每天聽廣播,跟着廣播裏的發音訓練普通話,一旦發現有學生跟着他發錯音,他會馬上幫助學生糾正。

上世紀80年代山裏學校條件有限,有的學生缺少課桌和板凳,高自仁就從家裏帶到學校,有些家庭困難的學生缺少文具,他也會掏錢給學生買。

高自仁拄着拐杖,在辦公室寫出下一學期的課程安排。(新華網圖片)

如今在梅嶺鎮一所小學任校長的高小梅是高自仁帶過的第一屆學生,在遇到高自仁前,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教師。

高小梅(左二)返回母校,跟恩師高自仁翻開同學的照片。(新華網圖片)

「高老師給我們上課不僅需要腦力,還要費體力,那時班上學生多,拄着拐杖在講台上來回走動已經很累,自習的時候,誰的作業不會做,高老師還要走到學生身邊去輔導。夏天,一節課上完,他身上的襯衫都濕透了。」高小梅初中畢業後選擇去讀師範,也是因為想成為高老師那樣的好老師。

高自仁(左二)跟前來探望的舊生合照。(新華網圖片)

1996年,高自仁前往南昌師範學校進修,成為當時鎮上為數不多的「民轉公」教師。捧上「鐵飯碗」,但高自仁依舊堅持上下班,「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絲毫沒有放鬆。他深知當一名好老師,光上好課是不夠的,還要給予學生更多關心。

高自仁駕駛助力車在山路上行駛。(新華網圖片)

讀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張祖豪曾十分頑皮,對學習不感興趣,也不完成家庭作業。為了改變張祖豪的學習態度,高自仁幾乎每週都往張家跑上一兩次,和他的父母懇談孩子的學習。張祖豪的父親張光興還記得高老師拄着拐出現在他家門口的情景,他說如果沒有高老師的堅持,兩口子也不會重視小孩的功課。

「我走路慢,平時放學走到學生家太晚了,只能周末去學生家裏了解情況。」高自仁往返一趟就要半天,但他還是喜歡用這種方式了解和關心學生。

高自仁的腿留下殘疾,只能依靠拐杖支撐身體。 (新華網圖片)

二年級學生高芯悅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平時和祖父母生活。芯悅剛入校時不愛說話,膽子很小,成績不好。有一次雷雨天,芯悅獨自回家,高自仁一路跟上去,在岔道口遇到被雷電嚇得哭泣的芯悅。

高自仁安撫孩子,送她回家。從此,芯悅特別聽高老師的話,成績突飛猛進。為了讓芯悅經常跟父母聊天,高自仁利用自己的手機給芯悅父母打電話,他說:「只要能讓孩子和父母聊聊天,我花點電話費是值得的。」

高自仁說,愈來愈多農村孩子跟着父母進城就讀,留下的多是留守兒童,缺少家庭關愛。「作為老師,我們除了教書,更重要的是育人,要耐心跟學生交流,了解孩子們所思所想,正確引導他們。」高自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