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為政者不能太自我中心

政府早前再把差不多原封不動的三隧分流方案,提交立法會,再被不同黨派立法會議員反對,結果政府在本周二的行政會議決定收回方案,三隧分流第二次流產。

特首林鄭月娥話,不同意三隧分流方案觸礁,會打擊或削弱政府的管治威信,因為香港是多元社會,有既得利益者反對,會尊重立法會監察的功能云云。

政府一句「有既得利益者反對」,作為三隧分流方案第二次死亡的原因,似乎未有總結到問題所在,恐怕政府如不改變,即使再提方案,都會再次觸礁。

從整個「三隧分流方案」及其修訂方案提出的過程,見到政府決策的單向思維。去年10月特首發表任在第二份施政報告,提出落實三隧分流方案,紅隧、東隧加價,西隧則減價,建議由2020年1月1日生效。其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進一步解釋細節,指三隧分流方案是政府和西隧的協議,如日後有任何修改,都不會符合當初的協定,西隧亦不會同意修改,即暗示方案無修改空間。

政府提出「三隧分流方案」,是想解決眾多長期積壓的大問題。政府殫精竭慮,想出一個天下無敵的方案,原本認為方案減少塞車,會令九成的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市民受惠,他們會支持方案。至於另外一成車主,由於只是小眾,加價影響到他們也在所不惜了。

不過政府設計天下無敵方案時,想漏了兩方面的問題。第一是三條隧道的總量超級飽和,即使最有空間的西隧也近飽和,用加價的方式把車流撥來撥去,這邊不塞那邊塞。這好像政府把公私營房屋比例由六四比改為七三比一樣,由於樓宇供應總量沒有增加,這邊多點那邊不夠,亦只是左袋撥右袋的掩眼法,同樣沒有解決問題。天天駕車的車主深明按三隧分流方案要大幅多付隧道費,但改善不了多少塞車,自然群起反對。

第二是坐巴士用西隧的市民也大力反對,非政府始料所及。這些市民鬧到議員反艇,話他們多付少少車資,是想行西隧每天多睡15分鐘,一分流西隧也塞車,他們連這15鐘也失去了,他們怒罵政府高官有司機駕車不住新界,根本不知民間疾苦。特首一句「有既得利益者反對」,坐巴士過西隧的新界居民聽了,更加嬲爆。上述兩種聲音加起來,反對聲音強烈,相反其他市民又不覺方案可以減低多少塞車,沒有出來支持,就變成只得一片反對聲了。

如果政府第一次提出三隧分流方案時是睇漏眼,忽視了反對聲音。第二次再提一個微調方案又想過立法會,就太自我中心了。

修訂方案提出設立9億元的「智慧交通基金」,資助車主安裝智能裝置,以改善道路安全云云。議員形容這修訂方案「不知所謂」,而向他們解話的運房局局長陳帆只是「hea答」,一派「只是特首要我重提方案」的味道。

若政府再提微調方案是想證明「我有做嘢,只是立法會無做嘢而矣」,這就太孩子氣了。政治以成敗論英雄,三隧分流方案再被否決,市民會覺得施政兒嬉,肯定會影響政府管治威信,相反立法會議員卻因再否定方案而攞分。

為政者不能太自我中心,要站在日日營營役役無司機又住很遠的市民角度去想問題,這些市民天天返工為五斗米而折腰,已經很累,不是想和政府鬥氣,只希望政府可以為他們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問題。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