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鄭成功收復台灣 背後靠金主田川七左衛門

民族英雄鄭成功,抗擊荷蘭殖民、收復台灣,備受後世稱頌。但在他成功的背後,與他的親弟弟大力資助有密切關係,他叫作田川七左衛門。

為何他是一個日本名字,與日本又有何關係?就要由他的父親鄭芝龍講起。鄭芝龍生於福建南安,因家中生計艱難,很早便到澳門去投奔做海外貿易的舅父黃程。數年後,黃程見鄭芝龍能幹,便把他推薦到日本華僑首領、大海商兼大海盜李旦的集團中做事。

清人繪鄭成功畫像 (網上圖片)

李旦事業厲害,但無兒無女,因為欣賞鄭芝龍的才能和見識,便收收為義子,贈予他大部分的資產和船隻,慢慢成為富商巨賈和海盜集團的新首領。鄭芝龍接替李旦事業,在日本的影響力大增,不僅日本各藩的大名都相繼巴結他,就連幕府將軍也對他青睞有加。

當時,平戶藩(即今九州長崎縣北部)是日本對外貿易的中心,鄭芝龍因為發展業務,在此定居數年。當地大名松浦氏為了拉攏鄭芝龍,不僅賜地建宅,還把家臣田川昱皇的養女田川松下嫁與他。鄭芝龍與田川松婚後4年連得兩子,即長子鄭成功(於1624年生)和次子田川七左衛門(於1626年生)。

19世紀日人繪 《長崎蘭館圖卷》局部 (網上圖片)

因為業務發展,鄭芝龍不久後轉到台灣,並與荷蘭人合作,迅速成為中國東南沿海、日本、東南亞之間的超級大海盜兼大海商,並在明代崇禎元年(公元1628年)底接受明朝招安。鄭芝龍歸降朝廷,便準備把妻子和兩個孩子接回老家,結果遭日本德川幕府阻撓,最終只有鄭成功回到大陸。

德川幕府之所以阻撓田川松攜子出國,是為了將他們作為人質,再與鄭芝龍做交易。所以在之後的十多年,田川松帶著田川七左衛門在日本生活。此時,鄭芝龍為了向幕府表明誠意,同意將次子過繼給田川家,而沒有讓他姓鄭,連名字都改成日本名。

《石崎融思筆蘭館館圖卷》 (網上圖片)

鄭芝龍歸降明朝後,官越做越大,借助身份拓展海上事業,最終擴張成擁有超過3000艘大小船隻、兵力逾20萬的龐大海上集團。滿清入關,明朝滅亡,南明建立,弘光帝為了拉攏鄭芝龍,任命他為福建總兵,封南安伯,負責全閩的防務和抗清事宜。

及後弘光帝敗死,鄭芝龍又擁立唐王朱聿鍵為帝,因此進封為南安侯,負責南明所有軍務,一時權頃朝野。鄭芝龍成為南明頭號人物,再向德川幕府提出請求,準備把妻子、次子接回大陸。這次幕府只讓田川松步離開,不肯放走田川七左衛門。

當時德川幕府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 (網上圖片)

清朝學者鄭亦鄒著《鄭成功傳》載,母子分別的那一刻,田川松抱著兒子悲泣不止,叮囑他「兒勿忘兒父及兒兄,又勿忘今兒母所去之中國」,時在南明隆武元年(公元1645年)秋,當時田川七左衛門年方19。

田川七左衛門既不能回國跟父母、兄長相聚,便在日本做起「鄭氏集團」代表,幫父親打理海上貿易事務。等到鄭芝龍投降清朝,鄭成功與其父決裂,繼承家族龐大產業。田川七左衛門也憑藉著過人的運營能力,幫助兄長積累巨額財富,資助他抗清。

鄭芝龍降清後,因沒有利用價值最終被處決,家鄉親人也遭清軍屠殺。田川松被俘後,因不願受辱,剖腹自盡,時在隆武二年(公元1646年)。《鄭成功傳》載,母親遇難的消息傳至日本,田川七左衛門椎心泣血,向幕府提出陳請,希望「赴明戮力成功,滅清以報仇。」但遭拒絕。

清人繪鄭成功的戰船 (網上圖片)

田川對幕府的禁令無計可施,而此時鄭成功因為抗清的需要,也勸告弟弟留在日本,繼續幫助籌措戰爭經費。田川遵從兄長告誡,留在日本繼續經營貿易,不斷輸送人力、物資予兄長。鄭成功之所以能完成收復、經營台灣,田川大力資助功不可沒。

南明永曆十二年(1662年),鄭成功收復台灣次年暴病而死,田川聞訊悲痛不已。31年後,田川病逝日本,終年70歲。田川死後,子孫繼續從事對外貿易,從兒子鄭道周開始又恢復姓鄭,直到第十二世孫時,才改姓為「福住」。至今,田川後代也會到中國大陸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