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當市民是奴婢

醫務委員會週三全面否定了四個放寬海外醫生考取私人執業資格的方案。這些方案都要求海外醫生要在香港考執業資格試,主要是以不同方式免除海外醫生的實習要求,其實對海外醫生來港執業談不上有什麼吸引力,但醫委會連這樣的溫和方案也全部拒絕了。

醫委會面對外界壓力,早前設立小組,研究如何放寬海外醫生在港考取私人執業資格,吸引他們來港行醫,結果小組提出的方案全部遭到否決。由於投的是暗票,不知道誰支持、誰反對,醫委會主席劉允怡暗批有人口講支持,但投票時卻是另一回事。事後政府發聲明,對醫委會的表決結果遺憾和失望,又說會繼續探討如何應付醫生短缺問題。本身是醫生的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認為政府的聲明對醫委會極不尊重,做法極為罕見,質疑政府輸打贏要,欺壓專業自主,「當醫委會係奴婢」云云。

昨天我收到好幾位朋友傳來的憤怒短訊,質疑醫生只保障行業利益,置社會公益於不顧。今早我去茶餐廳吃早餐,鄰桌就有位中年男士向他的朋友猛呻,質問現在去公立醫院看病要輪候多久,去私家醫院收費有多貴,究竟政府知不知道?言詞之間,極之憤慨,只差沒有爆粗而已。政府高官和尊貴議員們,究竟有沒有聽到市民的聲音呢?

房屋和醫療是香港兩大民生問題,但在這兩個問題上,政府搞來搞去,都搞不出什麼靈丹妙藥去解決問題,反而很有決心去推「三隧分流」方案,完全不急市民之所急。

香港人口正在急速老化,對醫療的需求猛增。但香港每年培訓的醫生人數有限,供不應求的情況愈演愈烈。造成的第一個現象是公家醫院逼爆,即使政府有錢興建更多的醫院,也不能解決醫生人手的瓶頸。公立醫院醫生人手不足,工作負擔日重,就令私家醫院的工作越趨吸引,令到公家醫院的醫生加速外流。雪上加霜的是,由於私人醫療並無收費限制,私家醫院收費不斷地上升,對公家醫院的醫生更具吸引力,造成惡性循環,雪球越滾越大。

所有事情都可以用一個很簡單的經濟學原理---供求關係去解釋。當香港人口老化,令到需求急增,而醫生供應缺乏彈性,不可以同步猛增,就令到醫生的價格急升,由於公家醫院的收費不能增加,只有私營醫院的醫生收費可以增加,醫生人手就由公營醫院跑到更吸引私營醫院。這個惡性循環,只能夠用增加醫生供應去打破,如果不能增加醫生供應,講其他方案,完全無謂。

反對派刻意把問題歸咎到每日150名新移民來港的政策上。新移民來港,的確會增加香港醫療系統的壓力,但影響不至於會很大,因為來港的新移民普遍比較年輕,而香港現時醫療需求急增的關鍵原因是本地人口快速老化。當反對派找了新移民作為本地醫療壓力大增的藉口之後,就避開了輸入醫生這個會得罪醫生的課題。立法會內有郭家麒這類醫生議員,他們為了保護個人及行業利益,就大力喝止任何輸入海外醫生的建議,政府想一想這些方案,他們都迎頭痛擊。

如果問任何一位市民,我相信不會有人會覺得「政府當醫委會是奴婢」,相反地只會認為政府面對醫生時軟弱無能。在醫療服務供應如此緊張的時候,是尊貴議員當廣大市民為奴婢,為他們的界別利益服務。

郭家麒醫生是立法會新界西的直選議員、公民黨成員,今年11月區議會選舉,明年9月立法會選舉,深受醫療質數惡化、醫療收費猛升之苦的選民,投票時真的要認清楚,你的票是投給什麼樣的議員,他們在為誰說話。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