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煤城」平頂山的「綠色轉身」

黑色煤城實現「綠色轉身」。

因煤而建、因煤而興的河南平頂山一度面臨污染「圍城」和轉型發展難關。近年,平頂山精細治污補短板,推行國土綠化和生態修復,同時調整產業結構,進行新舊動能轉換,昔日 「灰色煤城」轉向「藍色鷹城」。

平頂山市石龍區宋坪社區工礦廢棄地治理工程(新華網圖片)

「頭頂灰鍋蓋(空氣差)、身纏黑腰帶(水髒)。」這是對平頂山舊貌的比喻。「中原煤倉」平頂山曾是全國113個環保重點城市之一,面對嚴峻環保形勢,平頂山在污染治理上持續發力。

「連綿矸石山,風起灰滿天。」橫亙市區的數十座矸石山曾是平頂山大氣污染的主要源頭,如今通過覆土綠化、轉移填埋、資源利用等方式,污染環境的「大害」矸石山已基本消失。

由採煤塌陷區修復改造的白鷺洲國家城市濕地公園。(新華網圖片)

在平煤股份二礦院內,佔地4800平方米的封閉式儲煤場投入使用,意味臨時周轉的煤炭告別露天堆放,煤塵污染降到最低。煤炭改為鐵路運輸,減少汽運尾氣排放和揚塵污染,出風口灑水降塵,治理每個污染環節。颳風下雨時的煤塵和煤泥不見了,附近居民也能開窗和散步了。

去年,平頂山在電力、鋼鐵等11個重點行業,制定嚴於國家和省級標準的工業企業大氣污染物排放最優限值。與2015年相比,平頂山去年主要污染物年均濃度顯著下降,可吸入顆粒物(PM10)、細顆粒物(PM2.5)、二氧化硫分別下降42微克/立方米、23微克/立方米、32微克/立方米,空氣品質達標天數增加54天。

工業廢水處理系統(新華網圖片)

在平煤股份二礦院內,佔地50畝、高47米的小山上種了馬尾松、刺槐等六萬多棵樹,這座山是100萬噸的矸石堆覆土綠化而來。

復綠、增綠是平頂山生態治理的突破口。綠化也與產業結合,截至去年,平頂山林業龍頭企業達到19家,全市林業產值35億元,林區農民來自林業的直接收入平均達到8000元。

工作人員展示處理後可飲用的工業廢水。(新華網圖片)

十年走過,平頂山造林131萬多畝,森林覆蓋率33.2%,城區綠化覆蓋率43.85%,黑色煤城變成「國家森林城市」。

平頂山工業結構一度「黑重高」,能源、建材、化工比重大,高能耗、高污染。近三年來,平頂山化解煤炭過剩產能518萬噸,取締「地條鋼」等違法違規產能20萬噸,關停落後火電機組36萬千瓦,整治取締「小散亂污」企業9788家。

中國平煤神馬集團平頂山神馬簾子布發展有限公司的員工查看尼龍絲道。(新華網圖片)

取締落後產能的同時,平頂山積極培育新動能。十年前,位於平頂山的焦炭生產企業平煤集團和尼龍生產企業神馬集團完成重組。產業之間縱向閉合,讓中國平煤神馬集團發展為亞洲最大的尼龍化工產品生產企業,為平頂山轉型發展打下基礎。

員工查看尼龍簾線疵點情況。(新華網圖片)

「尼龍產業市場前景好,與原有煤焦化產業相銜接。」平頂山市副市長張弓說,平頂山三年前選中尼龍產業作為發展新動能,計劃建設「中國尼龍城」,打造最完整的煤基尼龍化工產業鏈。平頂山在資金、水、電、氣等方面提供要素保障,降低生產要素成本,吸引上下游企業集聚。截至去年年底,平頂山尼龍產業產值約300億元,預計到2021年完成主營業務收入1000億元以上。

平頂山產業結構正由偏粗、偏短、偏重向綠色高端智能化轉變,目標要由以煤炭為主的資源城,轉向以尼龍為主的新材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