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泛民找梗數

在一場沒有領袖的運動中,事前估計的事情,原來會如戲劇那樣,按步就班,一集一集地發生,凌晨的衝擊立法會事件,是早已估到「佔領運動激進化」的劇目。

 

遠在一年前,戴耀廷等三子話要發動佔中運動,就被質疑他們有無領導能力,去控制這場運動,去防止激進化。到運動爆發後,三子早已靠邊站,無力領導運動,而學聯和學民思潮搶佔了領袖位置。泛民眼見勢色不對,硬要搞一個五方平台,去套住學聯和學民思潮,想借此傾出退場方案,但平台搞了,「雙學」卻不聽指揮,不止談不出什麼退場方案,學聯還聲稱要佔領到明年6月,泛民睇到眼突突。

 

民意不斷流失。法庭批出臨時禁制令,並指示警方協助執行。周二首先是清金鐘中信大廈,過程雖有爭拗,但尚算順利。但不用太高政治智慧都估到,警方清了中信大廈附近的路面,一定有激進派出來反抗。昨日激進派就先圍立法會,過程中被部份佔鐘人士勸阻,他們就去衝所謂「主台」,之後再返去部署衝擊立法會,根本就是一場佔領人士溫和派和激進派的內哄。這些場景,遠至89年的北京民運,近至台灣太陽花學運,都見怪不怪了。

- 閱讀更多 -

往下看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