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泛民找梗數

在一場沒有領袖的運動中,事前估計的事情,原來會如戲劇那樣,按步就班,一集一集地發生,凌晨的衝擊立法會事件,是早已估到「佔領運動激進化」的劇目。

 

遠在一年前,戴耀廷等三子話要發動佔中運動,就被質疑他們有無領導能力,去控制這場運動,去防止激進化。到運動爆發後,三子早已靠邊站,無力領導運動,而學聯和學民思潮搶佔了領袖位置。泛民眼見勢色不對,硬要搞一個五方平台,去套住學聯和學民思潮,想借此傾出退場方案,但平台搞了,「雙學」卻不聽指揮,不止談不出什麼退場方案,學聯還聲稱要佔領到明年6月,泛民睇到眼突突。

 

民意不斷流失。法庭批出臨時禁制令,並指示警方協助執行。周二首先是清金鐘中信大廈,過程雖有爭拗,但尚算順利。但不用太高政治智慧都估到,警方清了中信大廈附近的路面,一定有激進派出來反抗。昨日激進派就先圍立法會,過程中被部份佔鐘人士勸阻,他們就去衝所謂「主台」,之後再返去部署衝擊立法會,根本就是一場佔領人士溫和派和激進派的內哄。這些場景,遠至89年的北京民運,近至台灣太陽花學運,都見怪不怪了。

 

佔領曠日持久,會有愈來愈多人動搖,想叫人退場,但廣場上馬路上都是激進者佔優,愈激進,愈大聲。好像三子之一陳健民叫搞辭職公投同時撤退,激進派就大叫「三子叫人撤,不如自己撤」。運動漸漸被激進者搶繮。

 

有人話激進派是中共派來,我相信好多示威者不會同意,認為這是另一種抹黑。鏡頭所見,有穿校服裙的女孩協助搬鐵馬衝立法會,無論誰是主導者,都動員了很多真實的群眾出來,以激烈行動接捧。

 

如今泛民、三子,甚至學聯、學民,都覺得運動難以駕馭,甚至有退場之想,但無人肯做醜人叫人退場。部份學生領袖甚至期望政府清場,讓他們可以被捕變作英雄,而不想站上台叫人退場被罵狗熊。

 

有泛民中人形容,目前狀況是「三子請客、雙學點菜,民間團體做侍應,泛民就負責找數」。我的問題是泛民既然覺得被屈找數無辜,何不站出來呼籲退場?他們的答案是泛民支持佔中,先已流失了溫和派選民,如果現在企出來叫退場,就再流失激進派選民,此局全輸。說到底又是計算自己的得失,不是看香港的大局。

 

政府何用急急全面清場?佔據不退,日益激進,市民反感,泛民找數,邊個想見到這個局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