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李鴻章近代史貢獻良多 率先接受X光檢測 大膽前衛

當年距離X光的發現僅約半年,可見李鴻章對西方醫學的信任。

中國的近代史,無論如何都繞不過李鴻章。不管是「中興四大名臣」,還是「晚清第一賣國賊」、「李二鬼子」,由於李鴻章為晚清王朝極為倚重的大臣,我們從身上看出很多符號。今次提出的這個符號,就是他是有記載下,首次照「X光」的中國名人。

穿著黃馬褂的李鴻章 (網上圖片)

李鴻章於公元1896年出訪德國時,體驗了當時只是問世僅7個月的「倫琴射線」X光。當然,人沒有事,是不會無端端要去照X光的。李鴻章有甚麼事?就要從1895年3月開始講起。

適逢當時清政府在甲午戰爭中戰敗,李鴻章代表清政府赴馬關主持與日本的和議。3月24日,李鴻章商討《馬關條約》簽定問題時,遭浪人小山豐太郎開槍擊中左面,血染官服,當場昏倒。隨行的醫生馬上替李鴻章急救,幸子彈未擊中要害,但考慮到年邁,做手術可能會危及到生命,因而左眼下的彈頭未被取出,但是這顆留在頭殼的子彈,為李鴻章帶來不少身體上的困擾,疼痛難忍。

日本人繪製《馬關條約》簽字時的情景 (網上圖片)

日本《馬關條約》的簽訂後,李鴻章雖然因這顆子彈,令條約中的賠款由三億兩減為二億兩,但《馬關條約》的簽訂,因此背上賣國賊罪名。李鴻章「一生事業掃地無餘」,自此,他一直賦閒在北京的賢良寺長達一年。

到了公元1896年,適逢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李鴻章又迎來了他外交生涯中的又一個輝煌,他被晚清政府指定為出使大臣前往俄國道賀,並順帶訪問德、法、比、荷、英、美和加拿大。同年的7月,李鴻章訪問途中路經德國,偶然聽說不久前,德國物理學家倫琴發現了一種強穿透力的神秘射線,這種射線能夠穿過皮膚看清骨骼組織,李鴻章一想,這是不是能夠檢測出自己那顆子彈?

李鴻章出使期間在德國皇宮留影 (網上圖片)

李鴻章對此十分感興趣,並且這一年來,留在頰骨內的彈頭讓他疼痛難忍,因而最後李鴻章決定通過此種神秘射線來檢查一下。當時,距離「倫琴射線」的發現只相距半年,從時間上看,李鴻章很大機會是首個接受X射線的中國人。

據說,當時拍完X光片,李鴻章親眼在一張膠片上看到自己左顴骨內的彈頭,「纖毫畢現」,李鴻章連連稱奇,稱這項技術為「照骨術」。據李鴻章的隨從林樂知、蔡爾康所著《李鴻章歷聘歐美記》載,這種「照骨術」:「凡衣服、血肉、木石諸質,盡化煙雲;所留存鏡中者,惟五金類及骨殖全副而已。中堂在馬關議約之際,猝遭不知教化人之毒手,槍彈留於面部,至今未出,心頗憂之。此次道出柏靈,知有操朗德根之術者,乃延攝其面影,即見槍子一顆,存於左目之下,纖毫畢觀。」

到了公元1897年,清朝《點石齋畫報》甚至以《寶鏡新奇》為題報道X射線,稱其:「照人肺腑,心腹腎腸昭然若揭」,這樣的報道,也許為國內的勞苦大眾,帶來了治療的福音。

《點石齋畫報》的《寶鏡新奇》向國民介紹X光技術 (網上圖片)

李鴻章面對一種初初才發明的技術,面對一切未知之數,也大膽嘗試,也能實實在在的體會到,他作為洋務運動的倡導者和積極的參與者,十分重視西學的傳播,包括對近代西醫技術的推崇。(事實上,實驗證明這種射線對人體是有傷害,所以為何我們現在去醫院照X光,仍要穿戴鉛圍脖、鉛裙,以保護甲狀腺、生殖腺等。而發現者倫琴,也倡導嚴格使用鉛板防護X射線的輻射,以緩解因為輻射而導致的其他疾病。)

李鴻章對西醫的態度如此,並非「一日之寒」,本來他從來不太關注的,促使他篤信西醫技術的轉折還在公元1879年,傳教士馬根濟為他的夫人治癒疾病,李鴻章自此就信任西醫,這從他後來聘請私人西醫和建立近代西醫學堂等都可證明,他的確信奉西醫技術,而不像其他的晚清大臣會對西方的東西持懷疑態度。李鴻章成為首個接受 X射線的中國人,也是因為他的自身認識上的重大改變。

李鴻章斷然去照X光,成為中國歷史上首位照X光的人。李鴻章敢於做這種未知的事,可以看出當時的晚清王朝還是有很多的具有先進思想的人,這也是導致後來革命的爆發,固步自封晚清最終覆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