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切燒豬」都要政治正確?

上周提及「政治正確」言行充斥社會,馬上又發現一則事例,香港城市大學上月為動物醫療中心舉行開幕禮,一眾高層包括長郭位,及校董劉鳴煒出席,並即場切兩隻燒豬,相片上載到城大Facebook專頁後,網民大加揶揄,稱殺生慶祝動物醫院開張太諷刺,逼得城大把Facebook專頁照片刪除。

後來城大再發新聞稿,稱切燒豬儀式是新樓落成的慶祝習俗,本有祝福之意,但新聞稿特別提及:「之前大學高層對慶典有燒豬本也有些意見⋯⋯在考慮環保意識之下,繼去除魚翅宴後,要求各部門在慶祝活動中,考慮取消切燒豬及其他不合時宜的儀式。」

城大這做法,很明顯是避免爭議,做一些政治正確的事。諷刺的是,城大公布取消切燒豬後,在網上也惹來另一種批評,有網民說: 「道德友經常吃著雜扒飯指責人殺生」;又有人說「環保團體少點上網,就可節省能源,但他們卻經常付費在網上大做宣傳等等。」

城大切燒豬事觸發幾點聯想,第一、以後婚宴和拜山還要用豬嗎? 城大不止認為動物醫療中心開幕慶典切燒豬不好,且一刀切要所有部門考慮取消切燒豬儀式,更提升至環保層面,認為是繼去除魚翅又一大動作。

這樣問題來了: 城大、大學高層及家人以後擺婚宴,還吃乳豬嗎?婚宴食乳豬都是一種習俗,不是事必要吃,既然大學落成不能切燒豬,為何宴會就可以吃乳豬? 推而廣之,清明拜山用燒肉,紀念先人,也會被加上「不環保」的標籤,若拜山不能用燒肉,用雞似乎也不太好,因雞及豬都是動物,雞同樣有權益,也不能用去拜山。推論下去,用齋菜拜山也不行,因植物都有生命,權益不應較動物低。所以城大這些一刀切的反應,客觀上否定了傳統文化習俗,不知城大的中國文化中心是否有意見?

第二、魚翅和燒豬應該區分。我自己都不太贊成食魚翅,主要是魚翅並非人類攝取營養的必須品,與豬、牛、羊、雞、魚等主要肉食不同,更大問題採集魚翅的方式不是養殖,而是野生捕獵,漁夫把鯊魚捕捉,撈上水後割下魚翅,把魚放回水裏,非常殘忍,若看過相關影片,就會不忍,不想再吃魚翅,覺得無需要。

但豬是養殖的動物,主要供人類食用,是人類攝取營養主要來源之一,所以食燒豬根本不應否定,至於甚麼典禮不適合用燒豬作為慶祝,就變成個別事件,不應一刀切全面禁止了。

第三、反對一種習俗,影響一個行業的生計。城大這項政治正確的行為,若成為風氣,變成社會全面跟隨,慶典不切燒豬,甚至推而廣之反對食燒肉,相信會對燒味行業有相當影響,足以令生意由盈轉虧,老闆減少員工加薪幅度,甚至裁員。

環保一點生活絕對是需要的,減少浪費食物,也屬應當。但無須過份潔淨,否則香港的商業活動將大大減少。

香港現狀其實古已有之,公元前五百多年,希臘雅典實施城邦民主,有重大事項,就由所有居民集合到廣場商討解決,但當時除了女性及奴隸無權參與討論外,人人都可參與,不久就發現制度的不完善,效率很低,因政治家為自己的名利,經常借集會演講的機會,互相詆譭,而選民的意見,也受到劇場上政治諷刺劇的巨大影響。

當時有位很著名的古希臘劇作家阿里斯托芬,他經常嘲弄政治人物,對蘇格拉底等人猛烈批評,當時已有討論,這些政治諷刺劇「過哂火位」,阻碍了理性的政治討論。現今世界很多批評,手法都如古希臘政治諷刺劇,極盡挖苦之能事,當事人為求政治正確,就作出過火的回應,其實沒有考慮到這些行為從未經過深思熟慮,會有很負面的效果。

盧永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