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江青和毛澤東第一次見面的真實情況


在延安時的毛澤東和江青

8月20日,毛澤東前往洛川馮家村,參加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就是有名的洛川會議,葉子龍亦隨同他前往。會議期間的一個黃昏,葉子龍獨自散步,遇見八路軍留守兵團司令員蕭勁光和兩位女性。

蕭勁光把兩位女性向葉子龍做了介紹:一位是他的夫人朱仲芷,一位是剛剛從上海來根據地的電影演員江青。那是江青初入陝北根據地,也是葉子龍第一次見江青。

關於江青到延安第一次見毛澤東的情形,世間有種種傳聞,在葉永烈所著的《江青傳》中,把幾種有代表性的記載都羅列了出來:

一是江青在到延安的第二天,隨曾在上海從事地下工作的徐明清及其丈夫王觀瀾見的毛澤東。葉文說徐明清比江青晚到延安一個多月,不可能在江青到延安的第二天帶她見毛澤東。

二是徐鑄成《蕭桂英進宮》一文中所說,毛澤東看江青演《打漁殺家》,注意到江青,江青感覺到了,主動找康生,要求他引見。

三是王明從莫斯科到延安的歡迎晚會上,江青出演《被糟蹋了的人》,受到毛澤東的關注。葉永烈考證該劇編劇崔嵬此時未到延安,否定了此說。

四是翟椿林回憶,在一次文藝演出時,江青主演京劇《打漁殺家》,節目結束時,毛澤東等到後台慰問演員,江青主動上前和毛澤東握手,並親切交談。

五是引的王稼祥夫人朱仲麗所著《江青秘傳》,說江青在延安中央黨校聽毛澤東作報告時,故意搔首弄姿引起毛澤東的注意,隨後給毛澤東寫信,提出問題請求領袖指教。

不知何故,葉永烈沒有引朱仲麗另外一部書《女皇夢》中的敘述。朱仲麗在這部書中提到她的表姐,一位中共高級幹部的夫人,江青同她一起從洛川進入延安,並在到達延安的第二天,帶江青看望了毛澤東。她們和毛澤東在院子裏談了一會兒,便告辭出來。

朱仲麗是否有一位身為中共高級幹部夫人的表姐不得而知,但她確有一位曾是八路軍留守兵團司令蕭勁光夫人的姐姐。葉子龍和江青的第一次見面,恰恰在洛川,而且江青恰恰是和朱仲麗的姐姐朱仲芷在一起。

據葉子龍回憶:洛川會議結束,返回延安的第二天,蕭勁光夫人朱仲芷就帶江青來見毛澤東。毛澤東是在他住的窯洞外面見的江青,所以葉子龍看到了他們交談的情景。

朱仲麗《女皇夢》一書人物的真實姓名,大都通過諧音或義近的方式改換了,有些人物間的真實關係也被模糊或改動。在書中,朱仲麗對她表姐如何與江青從洛川到延安,江青如何央求她表姐帶她見毛澤東的過程描述得相當詳盡,且多處與葉子龍關於朱仲芷的回憶相吻合。因此筆者推測朱仲麗筆下的表姐,實為其親姐姐,那麼,葉子龍的回憶是比較可靠的。江青第一次見毛澤東的情況,也隨之清晰了。

1937年年底,時為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團成員的王明從蘇聯回國,和他一起回來的還有康生、陳雲。他們還帶來一部電台,電台的工作人員都是蘇聯人。同來的還有一位姓金的朝鮮人,他被指派給毛澤東當參謀。

王明到來不久,就在一次政治局會議上,作了個題為《如何繼續全國抗戰與爭取抗戰的勝利呢?》的報告,批評洛川會議以來中央的正確路線,提出「一切經過統一戰線」的右傾投降主義主張,否定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原則。

由於他打著共產國際的旗號,因而迷惑蒙蔽了一些人,使其錯誤意見一度佔了上風,並在黨內造成了相當嚴重的思想混亂。針對這種情況,中共中央召開了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以肅清右傾投降主義思潮的影響,更好地領導抗日戰爭。

會議期間,中共在各地的領導、各軍的將領們大都來到了延安。會議結束後的一天,賀龍對毛澤東說:「你還不請我們吃飯?」“哦,為什麼要請你們吃飯?”“你結婚了,還不該請吃飯嗎?”“好!我請你們吃。”毛澤東叫來了葉子龍,說:“你給我們辦兩桌飯。”

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葉子龍這個機要科長就兼任了部分生活秘書的職責。有一段葉子龍病了,住到了延安城裏,毛澤東身邊沒了人,感到很不方便,當葉子龍病好後,立即把他調回身邊。葉子龍聽了毛澤東的吩咐,當晚就辦了兩桌飯菜,請了朱德、周恩來、劉少奇、賀龍、王若飛等人。王若飛喝得有些醉意,一個勁兒罵機會主義。

幾天後,葉子龍又替毛澤東承辦了幾桌飯菜,請上次未請的人。這次來的人更多,張聞天、李富春、滕代遠等也來了。這一次把葉子龍忙得夠嗆,準備飯菜,組織車子接送……還碰上了敵機來轟炸。

朱仲麗在《女皇夢》書中,將毛澤東請客一事說成是江青逼迫的,與葉子龍的回憶有很大的差異。另外,葉永烈根據第二次毛澤東請客吃飯的參加者徐明清的回憶,將毛澤東與江青結婚的日子確定在第二次吃飯的1938年11月20日,看來也是值得商榷的。因為吃飯在結婚之後,並非與結婚同時;如果要以吃飯為結婚標誌,似乎也不該以第二次請客吃飯為結婚日,況且徐明清本人也說結婚約在吃飯前後,並未以其吃飯那日為結婚日。

敵機轟炸後,中共中央就搬了家,據說是第二次參加吃飯的滕代遠建議的,他認為鳳凰山不安全,而楊家嶺情況好些。於是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從鳳凰山搬到了楊家嶺。毛澤東和江青住了三間窯洞,王明住在他們後面的一排窯洞。請客之後,毛澤東和江青結婚一事才為人所知。在這之前,葉子龍也說不清毛澤東和江青結婚究竟應從哪一天算起,因為他恰巧在此之前的一段時間裡到中央黨校學習了三個月。

1939年,葉子龍收到中共東南局書記、新四軍副軍長項英從江蘇發來的電報,說是江蘇、上海方面的一些共產黨員,聽聞毛澤東與曾是上海電影演員的藍蘋結婚,認為很不合適。他們反映,藍蘋的情況比較複雜,曾經被捕,亦因婚姻不嚴肅搞得沸沸揚揚,請毛澤東慎重考慮。

關於項英的電報,筆者在一些文章和書籍中看到過幾種說法:

一是當事人之一楊帆的回憶,他說項英曾向他問及江青的情況,他告訴項英江青被捕過,是否變節不清楚,但講了對江青個人生活作風問題的看法。項英要他寫個材料,還讓他「擬了一份電報給延安的康生」,項英在電文後加了“此人不宜與主席結婚”一語。

波,反映江青劣跡的這份材料很快地到了延安。可惜這份材料沒有直接落到毛澤東或是中央其他領導同志手裏,而是落到康生的手裏。康生收到這電文的次日,將原文給江青看了,而且把電文扣了下來。”

由於決定給延安發電的項英於皖南事變中犧牲,電報是否直接發給康生無法確定。但葉子龍收到的電報並非發給康生的,否則他不應該先將電報直接送給毛澤東。葉子龍回憶說:「電報是我送交毛澤東的,所以記得電文的內容。毛澤東看了電報對我說,江青的情況康生都了解,如果有問題他就會告訴我了,可他並沒有說什麼,可見沒有什麼問題,不必大驚小怪。就讓我把電報拿回來了。」

同樣的電報既發給中央,又發給康生個人,似乎不太可能。如果項英只給中央發了一份電報,按正常程序,應該如葉子龍所說,由葉先送毛澤東,而不可能直接落入康生手裏,並由他拿給江青看,又私自扣了下來。根據黃文的敘述,毛澤東顯然不可能知道項英來電報一事,這種說法是不確切的。事實是毛澤東首先看到了項英的電報,但他相信了康生有關江青情況的彙報,所以沒有以此為意;至於他事後是否又因此詢問過康生,就不得而知了。 

本文摘自《聆聽歷史細節》,王凡 著,當代中國出版社,2011年7月

現代秘史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