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澳音樂家恐聖母院內樂器被毀 古典管風琴或無法複製

曾為貞德平反之地亦難逃火害,唉。

一位演奏過聖母院管風琴的年輕澳洲音樂家表示,他對巴黎聖母院大火感到非常震驚,擔心教堂內都管風琴類樂器被毀。而目前教堂內管風琴樂器的情況如何尚不清楚。

(AP圖片)

墨爾本嶄露頭角的管風琴演奏者Edwin Kwong今年年初曾有幸演奏巴黎聖母院的管風琴,並希望有一天能進行正式表演。他說:「對於年輕風琴手來說,有幸看到這一世界聞名的樂器真的很讓人驚嘆,巴黎聖母院的管風琴是世界上最具歷史意義,且令人深刻的藝術品。」

Kwong表示,有機會演奏這種獨一無二,具有歷史價值的樂器,讓人難以忘懷。他說:「我坐下來,用巴黎聖母院的管風琴演奏聖母院管風琴師所寫的樂曲。」

Edwin Kwong(網上圖片)

Kwong表示,對該樂器的任何損害都可能是無法修復,因為管風琴的建造者於一個世紀前已經去世。一旦管風琴被毀,就不可能再恢復到原始樣貌,任何形式的復原都不可能成為完美的複製品。

(網上圖片)

他難過地說:「看到這個新聞之後我特別震驚,這座大教堂經歷過革命和多次戰爭的洗禮,卻因為一場大火而遭到破壞,這對法國人民和全球音樂愛好者來說,都是極為沉痛的打擊。我的心與法國人民同在。」

(AP圖片)

澳洲室內唱詩班藝術總監Douglas Lawrence則表示,合唱團原本打算在7月的法國國慶日在大教堂表演。他說:「巴黎聖母院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築之一,唱詩班的成員對這場大火感到難過。我看到消息的第一反應是,這可能是一場惡作劇。後來我才發現,巴黎聖母院真的發生了火災,我感到很空虛。」

(AP圖片)

Lawrence表示,去年8月,他在聖母院舉行了管風琴演奏會,他擔心管風琴的非金屬製部分會被嚴重損壞,難以修復。他說:「很少有澳洲音樂家在巴黎聖母院演奏過,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想一直在那裡演奏下去。在那裡演奏和在倫敦聖保羅大教堂演奏一樣,那是一段非常珍貴,而且無法複製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