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數碼港共享工作間的迷思

清早醒來,Whatsapp 群組十分熱鬧,朋友將有關數碼港共享工作間場面冷清、「不務正業」的新聞報導轉發給我,小弟作為其中一名小租客真是躺著也中槍。相信寫出這篇報道的記者與我的朋友一樣,對初創企業的生態真是不甚了解。

我想說的是,日日扮工不等於勤力。

我不能夠代表所有做Start up的朋友,但我相信好多初創企業人同我一樣,一般office hour時間,冇幾多個會留喺工作間。

我們好多時都是在與合作伙伴開會、參加不同的交流活動,不停外出做簡報,簡單來說,是要揾生意和揾食。

同一般朝9晚6的打工仔唔同,我們不需要「扮工」,不是留在Office坐定定才叫勤力。換句話說,究竟留在辦公室做什麼?有一部手提電腦,哪裡都可以辦公。

我們租用共享工作間最大的作用是為我們提供一個地址、一個大本營,可以在有需要的時候Call 人開會、見客、放貨放物資。再者,不同企業對於空間的需求都不同,大多亦不會日日出現。報導說有些公司將工作間當貨倉用,對於我們小本經營的Start up來說,慳得一蚊得一蚊,真是無可厚非。

不要說位置較偏遠的數碼港,我朋友在全港最旺的共享工作間 share office The Wave 和 Good Lab(見圖), 今早傳相過來,也是小貓3、4隻。

Good LabThe Wave

其實,一個共享工作間最重要的資源是它可以提供交流機會,例如招聘博覽、提供與投資者會面的機會,才是我們最重視的。

期待共享工作間好似自修室般滿座是不切實際,但你不可以說這樣一個實體空間沒有必要,畢竟它提供了一個開放的環境給我們彈性工作、交流和促進合作。

我只希望,業主不會因今次的報導,要求我定期返去扮工。

 

秤一秤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金融時報的漏洞

英國《金融時報》一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被替換的新聞,引起多番的揣測,但 ...